• 安徽徐氏字辈分支汇总
    7分钟前来自 fang88

    【安徽】安徽灵壁徐氏一支家谱字派 明昌兴龙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 【安徽】安徽当涂县徐氏一支家谱字派 福禄寿永肇祚延长祖源省上行表言坊克遵懿范,能叙纲常修齐有本相得益彰典谟训诰先后辉煌,经纶化育迪吉尔康孝友为政郅治祯祥匡辅翼安定明良查看详情

  • 轮船:汽笛声里水浪拍打河岸
    21小时前来自 fang88

    轮船,经历时代的风风雨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忙碌过了,热闹过了。那遍布溧阳城乡河道的轮船码头,有的倒塌了,有的荒芜了,有的废弃了,有的只存遗址了。轮拖龙头里的机器设备到哪里去了呢?客船又到哪里去了呢?轮船,逐渐成了一个符号,随着时间的推延,渐行渐远,渐渐式微,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成为轮船年代人们的一个蛰居情结,成为轮船年代人们的一段尘封记忆。查看详情

  • 方里:插铁锹处一汪暗红泥水
    21小时前来自 fang88

    早年,庙河是方里人船载出行的主河道,尽享舟揖之便利。庙河向西连通古濑水(今名竹溧河),然后向南过泓口就到溧阳城;向东交接古漕河即今丹金溧漕河,然后向南过昆仑桥到胥渚就进溧阳城。如今的庙河,也不需水上运输功能了,可庙河依然清澈,河水里没有水生植物,也不见鱼游虾动,河水阴悚悚的,似乎深不可测,似乎真有蛟龙出没,蛟龙的传说留下重重阴影。早年,夏天也没有人到庙河里洗冷浴,冬季也没有农船进庙河里罱河泥。庙河两岸的河堤,近水处都成凹坎,河堤之上,杂草丛生,时有蛇虫游移出没。庙河西首,河南岸的堤上,有一座低矮破败的小庙查看详情

  • 泓口:三槐堂里丝弦曲牌悠扬
    21小时前来自 fang88

    泓口,像一本厚厚的书,时光老人一页一页悄悄翻过,翻过的是那年代久远的尘世沧桑。村里古旧的老屋,长满苔藓,爬满藤蔓,有的倒塌了,有的废弃了,有的瓦楞门窗上长起了一簇簇衰草,像风烛残年的老人。老街老巷仿佛成了梦境,青石板路在梦境里也成碎块了。村北边的大河照常静静东流,河边的青石码头还在,只是闲置不知多少年了。早年,泓口的年轻女人们都在青石码头上淘米洗菜洗衣裳,缓缓流淌的河水,水底轻柔温顺地摆动着碧青的水草,有小鱼在水草之间嬉戏,透明弯曲的河虾从水草上嚓嚓地弹跳,河虾有美丽的须须……青石码头老了,年轻女人也老了查看详情

  • 沙涨:大漠戈壁里的神秘姓氏
    21小时前来自 fang88

    当地长者传说,沙溪一带的滩荡,都是沙土,沙土也会上涨,时人俗称:沙涨荡。有说沙溪是龙地,沙溪地下潜伏有一条蛟龙,每当农历初一月半的夜里,蛟龙就要翻身,后来,蛟龙化作沙涨荡里的白鱼,又说白鱼地。那年冬季,大雪纷飞,沙涨荡周边的村民们开沟挖渠理水造田,挖起的土锹锹都沙土,村民们白天挖掘沙土,一夜过来沟渠就涨满,村民们无奈,就请教风水先生,风水先生巧使阴阳八卦罗盘,说你们吃点心和歇夜收工时都拿挖锹插在沟渠的沙土里,果然,沟渠里的沙土不涨了,只是沙土里渗出铁锈红的水来。有说白鱼地上的龙脉挖断了,蛟龙化成的白鱼尾巴查看详情

  • 杨庄:杨劈只像一支离弦的箭
    21小时前来自 fang88

    杨庄,村头巷尾,也有些闲置的石街路,还有些倚门石、方形石柱础等石构件,说是旧时建筑的遗存。幸存两、三块雀杆石,可见当年杨姓中举仕宦的风华。“绣衣坊”和“五马坊”早已不存,也不知树立何处。庄头,还有一口老井,只是原井栏早已不存,代之以砖砌井栏,井台也多次铺垫,井水依然清澈,还被村民饮用。庄头北边御史塘的石码头还在,当年系船的石柱还在,只是系船石柱的荷花形柱头枯旧了,码头也清闲了,偶尔有妇人洗涤衣裳,棒槌声声,在御史塘的水面回荡。旧时的御史桥也不见了,代之以平坦的水泥路,水泥路向北与圩田交接处,有一洞桥,亦称查看详情

  • 炉头:曾经有四十八座冶炼炉
    21小时前来自 fang88

    岁月的烟云带走的只是昨天的逝梦,而那不老的传奇和历史人物,永远凝定在这片土地上。炉头人似乎习惯追问,从今天追问昨天,又从昨天追问明天。追问,是果实对大树的追问,是大树对根须的追问,是有限对无垠的追问。追问,像生命一样久远和古老。追问英雄,追问那风云诡谲历史里的英雄,英雄的生命何其短暂又何其悲壮。历史不论多么精彩纷呈、多么惊心动魄,历史命终将蜕变为个人命运,当历史的尘埃落定,那历史风云中热血奔涌的英雄的鲜活生命消失之后,有的逐渐干枯成了标本,有的变成了一丘荒冢,有的变成了一抔黄土,有的变成了书架上的故纸或百查看详情

  • 嵩里:舞起五方神圣祈求平安
    21小时前来自 fang88

    岁月似白驹过隙。嵩里跳幡神似乎不再神秘,昔日环绕诸神的光环也已褪去令人目迷神惑的色泽,从古老的驱邪逐疫祈求安康仪式,演变成了民间文化自娱自乐的一种形态。古老的神性变成了欢乐,传统的规戒也不再固守。逢年过节,嵩里人都踊跃参与露上一手,男女老少热热闹闹欢欢笑笑,围围观观追追逐逐。他们畅快地演绎着古老的民间传说,畅快地传承着他们创造的文化。平淡平和的嵩里人,渗透着一种从容坚韧和承受的人生态度和生存智慧。这与其说是向今人传递了一个古老的文化信息,不如说是嵩里人把钟情的一种生存方式传递给了时代。这种传递着古老傩文化查看详情

  • 徐角:广教寺铜钟似有千年泪
    21小时前来自 fang88

    时间,是一个坐标。昨天的点点滴滴,折射出世事变迁。回溯和关照生命的本体,曾经的生命符号似乎变得更具质感。时间,又是一条长河。一辈人匆匆地来了,一辈人又匆匆地走了。来了走了之间,有兴衰,也有起落。 回望时间,追寻历史行走的痕迹。徐角人轻轻触摸曾经的生命符号,似乎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温暖。那一草一木、那一石一屋、那一河一桥,似乎都流淌着时间的情感韵味,叙述着祖先的谆谆告诫。面对那些始终带着生命体温的淡淡记忆,一扇扇记忆之门渐次打开,又轻轻盈盈安安静静渐次合起。徐角人虽然有几多眷恋几多遗憾几多叹息,但轻轻拂去永远查看详情

  • 歌岐:亦政堂前有八棵柏枝树
    21小时前来自 fang88

    楸梧远近千官塚,古今埋没不闻者不可胜究。古色古香的歌岐不见了,世代居住的老屋变成了新房小楼,光滑的石街路变成平坦的水泥路。歌岐在风风雨雨里不知不觉变化,那些古老的文化景观,那些有形无形的文化症候,已经悄然沉浸在时光的深渊之中,那些残留至今的物件和故事,就是歌岐的定义和记忆。 那些传载着历史文化精神的古老建筑,是一种文化,是一种记忆,可这文化记忆没有留给历史,没有留给社会,没有留给环境,没有留给未来。记忆就像拼图,故人故事已成碎片,但这已经不多的碎片时不时在歌岐人心里泛起一层层涟漪,也时不时引发一阵阵激奋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