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氏家谱简介

周氏家谱字辈存伯念思大,惟济显宗方,万年常镇世,国泰永安康,英才逢景运,良士应时昌,文经联武纬,耀祖辅朝纲,忠孝传家远,诗书衍庆长,后人赀积累,历久愈荣光
 河东郡初置于秦代,治所在安邑县(今山西夏县西北),隋朝时移治河东县(今山西永济西南),一度改名为蒲州。汾阴县即是该郡辖县之一。河东周氏是汝南安成周氏的分支,自称是汉汝坟侯周仁的后代,世居河东汾阴县(今山西万荣西南)。唐代时,这支周姓人中有主客员外郎周子敬、登州刺史周征冲、蜀州刺史周彭年、大理司直周万年、大理评事周载、国子博士周元达等人。
清河郡:西汉置,治所在清阳县(今河北清河东南),东汉移治甘陵县(今山东临清东北),称清河国,此后亦郡、国互称。北齐移治武城县(今清河西北),隋唐时一度称贝州。这支周姓人的祖源待考,是唐朝时出现的新郡望。其中有凤阁舍人周茂祯等名人。

周氏 河东郡无锡市支谱序

周氏谱序

瑜公五十六世孙、滨公卅九世孙、化公十五世孙:周定荣学译
家之有谱犹国之有史,谱之有序犹火之有源木之有本也。源不深,则其流之也不远;本不固,则其发难荣矣。余派祖系出江西之乌东而泥田,由泥田而黄溪,至原清祖徙安福而传至化、云、世、平公,于明成化间被洪水冲决卜迁于兹。原有家谱,随存以昭示于子孙。源源本本非不深,而且固也。后被回录谱已焚息,虽代叠相为传,其来有自恐世远年湮(音y n),难免数典忘祖之虞(y )。余族父老,时以为言欲转江右。溯(s )本清源,录修其世系第。因山水迢遥,日复日岁复岁,徒为筑室道谋耳。今幸江右家庭情重九族,不忘分支,闻余派徙绥邑,历经数世未修家谱,于今岁秋送谱而来。清其世系、支分、派别、源流,一贯溯自得姓,由大王居歧周而因以氏焉。推其始祖则肇自沂滨,以为一世至十五世之本立,亦称始祖。即二十五世之化、云、世、平公,又称鼻祖则是。沂滨固泥田之鼻祖,本立乃黄溪之始祖也。沂滨以上追溯其始,不知其几百世;沂滨而下递及于今,已经三十五世矣。余乃遵循谱例,上承其源,下续其流,笔而录之,以存其实云。 
译文:家庭有谱就像国家有史,宗谱有序就像水有源头树有根本。源头不深,那它的水就流不远,树根不牢,那它的花就难以繁茂。我派先祖乃出自江西的乌东再到泥田,由泥田周氏再到黄溪周氏,最后到我支房祖原清公迁徙江西安福县再传承到化、云、世、平四公,于明宪宗朱见深在位的成化年间被洪水冲击才选择迁移到现在这个地方〔高坪(太石)〕。家族原有家谱为,存放以随时告诉子孙。(周氏)源流和根本不是不深远,而是根深蒂固。(家谱)后来因火灾烧毁,虽然代代相传,但有因年代久远容易埋没的担忧。我族兄弟父老,经常 有传出想转回江西老家的想法。追寻根本清理源头,录修家族世系图谱,(早有夙愿。)但因山水遥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都为修筑住宅、养家糊口而耽误了。现在,有幸江西老家情重九族,不忘我太石分支,听说我派迁移到绥邑,历经数世没有修辑家谱,于今年秋天送谱而来。经过理清我族世系、支分、派别、源流,一直追寻到我族得姓的源头,才知是周太王古公亶父率领族众居住歧山下周原而得周族的原故。我族若推算始祖则开始于沂滨,从一世到十五世的本立,也称始祖。再到二十五世的化、云、世、平四公,又称高坪鼻祖。沂滨本来是泥田鼻祖,本立是黄溪的始祖。沂滨公以上追本求源,不知有几百世了;沂滨以后向下传承到今,已经有三十五代了。我于是遵循谱例,上承接其源头,下续写其流向,用笔记录下来,以保存家史实情。

周氏 河东郡无锡市支字辈表

周氏家谱字辈

代数 世代 字辈 纪年代号
1 第一世
2 第二世
3 第三世
4 第四世
5 第五世
6 第六世
7 第七世
8 第八世
9 第九世
10 第一十世
11 第一十一世
12 第一十二世
13 第一十三世
14 第一十四世 宿
15 第一十五世
16 第一十六世
17 第一十七世
18 第一十八世
19 第一十九世
20 第二十世
21 第二十一世
22 第二十二世
23 第二十三世
24 第二十四世
25 第二十五世
26 第二十六世
27 第二十七世
28 第二十八世
29 第二十九世
30 第三十世
31 第三十一世
32 第三十二世
33 第三十三世
34 第三十四世
35 第三十五世
36 第三十六世 耀
37 第三十七世
38 第三十八世
39 第三十九世
40 第四十世
41 第四十一世
42 第四十二世
43 第四十三世
44 第四十四世
45 第四十五世
46 第四十六世
47 第四十七世
48 第四十八世
49 第四十九世
50 第五十世
51 第五十一世
52 第五十二世
53 第五十三世
54 第五十四世
55 第五十五世
56 第五十六世
57 第五十七世
58 第五十八世
59 第五十九世
60 第六十世

周氏 河东郡无锡市支 字辈诗:存伯念思大,惟济显宗方,万年常镇世,国泰永安康,英才逢景运,良士应时昌,文经联武纬,耀祖辅朝纲,忠孝传家远,诗书衍庆长,后人赀积累,历久愈荣光

周氏 河东郡无锡市支族规

周氏家训

昔人云: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子孙虽愚,经书②不可不读。此言诚至论也。

人之道德,多为损友所坏。故交朋友不可不慎也。宁寡交,毋滥交。凡甘言媚语、顺我亲我者,切宜远之;但亦不可形诸辞色,以致招怨也。

我平生不喜饮酒,不喜赌博,受用甚大。吾子孙宜戒酒、戒赌,戒食洋烟、纸烟。

对人言语,不可妄发,慎言最佳。

近世无名医,人多为医药所误。有病不可妄服药,必不得已,延名医诊视,亦宜先试服少许,有效不妨再服。每次服药,只可以一酒杯、两酒杯为度。可不服药者最妙勿服。

大凉之药如石膏、大黄、黄连、芒硝之类,大热之药如肉桂、附子之类,发散之药如麻黄、细辛、浮萍、荆芥、恙活之类。非对症不可轻服,即对症亦不可多服。

古铜器如夏鼎、商彝、周鼓、周錞、汉盌、汉洗、汉鼎③之类,以及家藏各古铜器,各古玉、古瓷、古书、古字画,皆得来不易。我子孙宜世世宝藏,不轻示人,恐人欲得之,即难摆布,或致招祸。如为境遇所迫,不妨待价而沽,卖与识者。

九世④同居,固是美事,然人口太多,聚于一宅,亦利害参半。与其同居而各怀一心,不如异居而常通音问。族者,九族也。五服之内,上同高曾祖父,下为子孙曾玄,乃得为族。五世亲尽,同于路人。苏志尔族谱,属言之甚详,此等远房本家,量力资助则可,不可引之同居也。至于戚谊,亦止近者,通庆吊、同休戚而已。

谦退和平,为处世第一法;安分守己,为养心第一法;慎嗜欲,节饮食,为卫生第一法。习字看书,人生乐事,适可而止,不必太劳。人心不古⑤,交友不可不慎。一交匪友,不独家资荡尽,性命或且不保。大抵嫖友、赌友,其毒最深,其害最速。而谗谄面谀之人,其心术必不可问。若爱其善柔,喜其亲近,终必大受其累。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如醴⑥。宁可寡交,不可滥交。

花柳之场原无妨于涉足。但须自有把握,否则家资为妓家勾引而荡尽,抑且沾染杨梅疮等等恶疾,切须慎之。

用人宜慎,幔藏诲盗,冶可诲淫⑦。一家内外必须分有界限,男仆少入内最妥。男仆直不可用,不必用。此家居最要之法。

非义之财,万不可取。货悖而入,亦悖而出⑧,乃一定不移之理,予所见多矣。贫不可无五顷之田,富不可出十万以外,有余则赡族戚,充善举,多行公益之事。

祖遗田地,切须保守;守田者,不饥;读书者,不贱。切勿听人怂恿,卖田而作他项生意,银行、钱铺尤不可开。但时世不能尽同,有时田地或为累,是在因时变通,不可拘执。

睦宗族,和亲戚,固是要务。惟晚近人心不古,族中之人未必皆贤;姻亲中,尤人类不齐。其贤者,可亲之近之;其不贤者,必须远之。一引入室,易生种种之坏事,不可不预防也。如有来借贷者,量力施予,勿求其还。但不可引之同居。但能完姻自立,不妨分居。虽兄弟亦宜分居,但量力互相扶助。

补药不可妄服。余见服人参、鹿茸而发为背疽⑨以致命者多矣。鹿茸尤不可轻入口。攻伐之药,亦宜慎服。

人之一生,富贵贫贱,皆有定命。营谋奔竞,倾轧排挤,徒坏心术。毕竟于定分之外,不能有益丝毫。惟学问技艺,万不可少,尽其在我,居易以俟命⑩。

人命至重。凡伤人命、破人产之事,万不可为。家庭以忍字为第一要诀;以和字为第一喜气。出外亦然。忍事敌灾星,和气致祥。

有疾便须节饮食,饥可酌量进食;不饥即宁可勿食。病愈尤忌骤饱,及荤腥油腻不易消化之品。陆放翁诗云:“吾闻之古方,有病当鲜食。如其不能尔,金丹亦无益。我老更事多,此语知造极。”真至理名言也。

恶寒发热之症,热未退尽,不可进食;舌苔腻厚,不可进食。饿一两顿,热自易退,汗自易出,大小解亦自易行。舌苔亦必渐淡,虽不服药可也。

坐卧切须避风,门隙、窗隙、帘隙之贼风,尤能致内外阴症,务勿以面背向之。夏日勿以扇扇胸腹、两腋、两胯等处;冬日不可常用火烘手足,尤不可于手足初入冷水后或踏雪后即用火烘,能使人手足烂脱。即鞋袜带湿,亦不可烘,必须脱去,另换干鞋袜。立春以后不可用手炉、脚炉。

见人有暗疾,不可嘲笑。遇有腋下狐臭者,尤不可说。若向其人问说,彼暗啐一口,即能传染矣。此却有一极灵之方:用生姜洗净,日取一块捣碎,以布挤出自然汁,每日取此新鲜姜汁,频涂两腋,不计次数,速则卅余日,迟则三月余,即除根。但须有耐心,不可间断。

见人有杨梅疮者,宜远之;有痨病、肺病者尤宜远之,勿同饮食。

俭,美德也。俭,可养廉、可惜福、可无困穷之忧、可享温饱之乐。故治家以省俭为第一义;治躬(11)亦以俭朴为第一义。与其求人,不如求己。勤而能俭,自能兴家。俭而益勤,自能持久。勤俭二字,相需亦相成也。

说谎欺人,为人看破,永失信用。欺人实自欺也。但太直率,亦宜招怨。谦、谨、慎、默,斯可寡无 (12)。

欺心之事不可为,欺人之言不可发。欺心即欺天,欺人即欺己。害人者皆自害,所见多矣。

西医万不可信,医院尤不可入。用刀用钳,剖腹洗肠,百无一生。即幸而生,亦终不保。万不可听人怂恿,以身尝试。

书画古器,真而价廉者,偶一收之。不可贪多务得。既费财费神于无益之地,又收藏累人,卖时不易。

天主教、耶稣教不可入。教会学堂不可入。天主教实有剜人目睛、剖人心腹等事。耶稣教所谓浸洗,亦有不可问之事,我子孙切宜防之戒之。

人之妻亡后,原不能不续娶。但须求其有家教贤德者。若前妻有小儿女,则以迟迟续娶,待其长成,不至受后母之谗谤凌弱而后可。大抵天下之后妻,未有不视前妻之子女若仇雠(13)者。予所见有纳婢为妾,而以儿付之(14),相信不疑。该婢既丑且愚,然于浸润之谮、肤受之愬、残忍酷虐、作弊作恶(15)。凡可以害其前妻之子,使其父用严刑酷法,胜于酷吏之笞打(16)盗贼者,无所不能。乃至刻克其三餐,以极薄之粥,极粗粝难吃之食品,与之食之。而己则在夫之前,咀嚼少许,旋赴其母家,买猪头肉、细饼、饺面,私自食之,而其夫不知也。予见之屡矣。乃知此等蠢妇,竟能玩弄其夫于股掌之上,而前妻之子生命危矣。

周氏 河东郡无锡市支图册 更多图册
周氏 河东郡无锡市支企业
最近宗亲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