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家谱馆 >> 朱氏家谱 >> 朱氏家谱

朱氏家谱简介

朱氏家谱字派肇泰阳当健 观颐寿以弘 振举希兼达 康庄遇本宁 明历福能德 山来洞有仙 实远一发选 化成万里天

公元二O一三年岁次癸巳清明祖祠落成之日举行庆贺,暨迎祖归灵首祭大典。会上永和先生代表祖祠建委会,将新建祖祠特点及其重要意义,各总结为四点。言简意赅,不仅弘扬了祖德,更阐明为当前振兴民族文明起推动作用。后我在其启发之下,介绍祖祠与谱牒有关历史之来龙去脉。因时间只有几分钟不能尽意。故仿我祖然公《朱氏源流序》之旨及《读传溯源》、《九修宗谱跋》等基础上更系统地将我会里朱氏宗谱与祖祠之源流叙之。与关心我族史家宗们共研。

      我会里一世祖万四公生南宋末季,父垠妣俞氏,兄弟四人。世居婺之长田,为唐末官制置茶院瑰公之十五代裔孙与徽国文公同出六世昭元一脉。文公长万四公六辈,故我谱一修大学士赵志皋序曰:“余校书藜阁,且为婺人,在婺言婺知之必详,考之必核。”“公为茶院嫡裔,文公亲派。”明何如宠相国传公曰:“公承茶院之泽,绍衣紫阳。”“才隐智藏,学能观变。在元兵入侵江南,千里涉江,迁桐罗洲,隐居不仕。”自此“云礽瓜瓞,肇人文百世之基。”想从南宋至今七百五十多年,一直光大继述,生生不已。才形成今日著姓大族,子孙振振济济,遍布中华大地、南洋、四海,均有所成。这岂非沐润我列祖列宗之贻庥而至耶!故新祠以联彰之曰:

      祖祠与谱牒同兴,览虎阜鸡楼,又沐润会宫德泽;

      经济从文章做起,告婺源阙里,正恢宏徽国猷谟。

朱氏淄博市支谱序

我会里先人从南宋经元至明万历四年(1576),约传三百余年;因时代多艰,故未能修谱。直至八世前湖,九世守峰、会山诸公,感族以滋大,将来涣而难纪。故倡率董修于迁徙未湮之时。并延耆儒李笔峰先生缮修成帙。但从万四公至明万历约已十世,因代出贤儒,想家族祖先之事蹟,不仅口耳相传还有笔记、手录,故有关家箴、祖德、事业、猷谟,各世不缺。如知:二世祖:祖一、祖二、祖三、三公善观阴阳,去罗洲而迁蕉岭。兄弟友爱终身不衰,葬亦同穴。三世四公:朝二公经济宏伟;朝四公学行醇笃;朝六公德量深沉;朝九公天资浑朴。俱蔼蔼吉人,首敦孝友,累世同居。故里称“义门”。至若四世诸公世业殷厚,富冠乡邑;五世诸公藻振诗书、贻谟深远。后六世、七世,想世愈近则知之愈详,自不待言。所难者万四公以上则难承之。为知在婺源流,笔峰挟稿诣婺阙里。

      (一)想首先映入眼帘者是阙里祠“三门”制式之伟丽。悉理宗诏赐熹公“婺源阙里”,于嘉定元年(1208年)谥公曰“文”,封徽国公。如此重典者,因“朱子继孔子,重朱子所以重孔子,重孔子所以重道也。”

      (二)访长田、松岩两处家宗聚居之地(即茶院瑰公之孙昭元公之长子惟则,次子惟甫两公后代子孙住地)。李先生查阅明嘉靖十八年(1539)《婺源茶院朱氏世谱》的五修本。得知我万四公为惟则之后,徽国文公为惟甫之五世孙,均同出茶院瑰公之孙、昭元一脉。据此而厘正源头,完成了《会里朱氏忠恕堂一修宗谱》。自此之后不长时间就由十一世应祯公等建成会里朱氏忠恕堂之祖祠。请参看《九修跋》。

      (三)深究之,知《婺源茶院朱氏世谱》一修本,就是我一修赵序所称之《淳熙癸卯(1183)世谱》。它是南宋淳熙三年丙申(1176年)文公回婺,“展连同之墓,方夫人、十五公、冯夫人之墓,皆已失之。”这里,连同为我婺祖的祖坟山所在地地名;方夫人为茶院瑰公之子五世廷隽之妻;十五公为六世昭元公;冯夫人即昭元公之妻。后从官方档案中查得连同祖坟山之置山契,在“副族弟”素庵然公家收。从契上确知“连同”之所在,但三人坟墓仍然不知确所。七年之后(淳熙癸卯(1183))又回里与然公共同“更为序次”——修成《婺源茶院朱氏世谱》。并序之曰:“徽建二族,自今每岁,自十一世以下,新收名数更相告语,而附益之。庶千里之外,两书如一,传之永远,有以不忘宗族之义”。就是说,我今所修成之《婺源朱氏世谱》写一式两份,徽、建二处各有一份。每年要将彼此两地新出生人口,互相通知对方,把它记入谱中,永保敬宗,收族之心。序后署之曰:“淳熙癸卯七月朏旦茶院九世孙华文阁待制熹谨序”。

      这里要注明以下几点:

      (a)为何称自己为茶院九世,不称婺源十二世孙,是因古人尊“宗制”——“不忘所自出”,同时“祖其世之亲也”。

      (b)“十一世以下新生人数”。是因当时他“已抱孙居闽已五代”。自然孙子(十一世)已上谱了,故称十一世以下之人丁,继之上谱,不断更新世谱内容“两书如一,传之永远。”

      (c)从这几点事实就不难明白,我会里宗谱首卷署“紫阳宗谱”之原因,而不署“会里宗谱”。也是为了“不忘所自出”——出自《婺源朱氏世谱》;与“祖其世之亲也”——《淳熙癸卯世谱》紫阳手定也。

      (d)我会里万历之年所建祖灵归安之祠庙,制式“三门”就不会犯“僭越”之法。故我今叫它“会里阙里”想不会笑我“不知所云”吧!(见“祖祠与谱牒同兴赞”。)

      (e)在抗日战争之1941年那年恰逢闰六月,在上六月日寇企作武汉外围之侵,先扫清周边之地。先由安庆、南京出动飞机,先炸浮山中学,及杨湾之菁华中学,以及孔城后,于闰六月初六据会宫《拔茅张氏乐真堂诗文集》载:鬼子四路水陆进攻入会宫,打退了我军后,将会宫周围村庄一齐烧光,但奇怪地是我祖祠未烧。考其原因,有人说是鬼子认为这是佛祖之庙(三门),我想这正如我六修谱序所言:“天佑大德必使无坠其世”、“诚我祖之灵而默相耶!”

      (四)元在南宋理宗景定元年(1260)就代金,占有大江以北之地,立都北京、同时就驱兵南下,直至(1279)南宋末帝赵昺投海、南宋亡。几乎二十年征战不停,中华文物丧失待尽,故《婺源茶院朱氏世谱》(即淳熙癸卯世谱)世已绝迹。直至元末,我长田九世炅公之六代裔孙泰壇公,“有志于谱、于然之诸孙图之”。终于在然公五世孙家“得其似本。掇拾遗文,煨烬之未,卧起与俱,悯悯有待”。就是说公想将一修谱续修,苦于找不到老谱,后在然公的五代孙家找出然公手抄另本——劫后珍宝。生怕丢失,连吃饭睡觉都带在身上不离,苦苦以待战乱平定、重修。公“尝佐太祖高皇帝(朱元璋)平靖,奉召呈以族谱,上嘉之曰:‘卿、先贤之裔与天地同休’。茶院世谱得圣天子褒美为有光矣!”此即《婺茶院朱氏二修世谱》之由出也。此本修成之年为明洪武二年已酉(1369)。泰壇公作序

      (五)《婺茶院朱氏三修世谱》为洪武末年(1398)由饶州良一公曾孙、紫阳山樵同公所修定。

      (六)《婺源茶院朱氏四修世谱》是明正德十二年(1517)。由茶院府君惟则之十六世孙永年续修。并请同邑曾任广西桂林知府王寿作序。从其序文得知:徽国文公与父亲韦斋(松)曾给a.其祖森公及素庵然公之祖忠(奉史)公作传。b.《文公行实》是出于公之壻黄文肃之手。我们今天所见到的《文公行实》为明正德九年(1514)越新昌章镗作。c.王寿并言从这三个“传”中看出婺源茶院朱氏世谱中许多“讹舛”、“阙遗”。(惜未写出哪些“讹舛”及“阙遗”。)

      (七)《婺源茶院朱氏五修世谱》为明嘉靖十八年(1539)由闽考亭十二世鎏公与婺阙里十一世墅公,统宗瑰(王革)(斜王旁加革,古体字)二支而成《婺源茶院朱氏五修世谱》(第一次统宗世谱)。也就是这第一次统宗世谱,给李笔峰先生将我会里一祖万四公承上有绪,知为介公之十八世裔孙,厘正修成明万历八年(1580)《会里朱氏忠恕堂一修宗谱》。

      (八)明天启四年(1624)婺阙里博士邦相与兄邦校,弟邦模三人因五修世谱。“派虽统合、而萃集未全”,故与闽建阳诸博士大会瑰(王革)(古体字:斜王旁加革)二公支下七支散于四省二十一邑族人稽登一谱,此即《婺茶院朱氏统宗四省二十一邑瑰王革支下六修世谱》。(第二次统宗世谱)

      (九)六年后至明崇祯三年庚午(1630),婺邑庠杞公发觉《婺茶院朱氏统宗四省二十一邑瑰(王革)支下六修世谱》中,瑰公惟则支下江北还有“漏籍”。故而过江由无为、庐江、关河、土桥、柴埠而至会里宗祠邀集会里邑庠集瑞、应拱、应采等修成《续婺茶院朱氏统宗四省二十一邑瑰王革支下七支七修世谱》(第三次统宗世谱);及《会里朱氏忠恕堂二修宗谱》。集瑞于崇祯六年癸酉(1633)请叶燦作序。

      (十)我家谱二修后,又值明、清朝代交替,世变多难。经过四十五年至清康熙十八年(1679),我会里十三代裔孙夔庵采臣公“孝弟力行,潜心理奥”,“不忘木本水源之思,奉族老君铭,东岩之命”,以承家学之法为修家谱之法。

      a.在兵燹之余,各派支牒断而莫续,先贤典册泯灭待尽。尤以“茶院统宗藏于孔壁,危若线丝”。故采臣公从难繁入手,与宛旌刘允昇先生、殚数载之功,上下唐、宋、元、明,经纬纵横绘为统宗。将原自介公以下二十世(指古僚公派支下廷儁公派惟则、惟甫两支而言。可见我会里家谱中之图,像都是三修所订,至今未变),某派某公之后,某地某公之迁,世系理清,使人展卷一目了然。至若先世遗像,重为刊绘,各修序跋,名家传、叙俱从统宗谱中依次搜讨,不仅补纪原之简略,还将自二十世以下列祖宦绩勋猷,忠孝节义、道德文章之可传者,莫不参互采集,昭示来兹。而为婺补成《婺茶院朱氏八修世谱》。这在婺言之,此可称“第四次统宗世谱”。谱成并请会元马教思作序。时为康熙十八年岁次已未冬一阳之前五日也。

      b.这“第四次婺茶院统宗世谱”不仅我会里依此修成《会里朱氏忠恕堂三修宗谱》。但凡茶院之裔散居其他省邑者皆于此中征文、考献,搜缺补残而完成家乘族牒。如缪山家宗即是如此,其情如下:

      c.因稽登丁口、会里朱又文与刘允昇二人西访、走至缪山夜宿朱子达先生教书之塾斋。闲中谈及家乘,子达云:“我缪山一世祖名正道公,因无谱可查,关于祖先之世序源流无从知晓。允昇出统宗世谱查之,而知为唐乾符进士春公支下、鄱阳令汝励公之六代孙。与会里同出师古一脉。”就因此“天意巧遇”而有缪山家宗始自饶州迁鄱,再由鄱迁桐缪山。三百年余年后才修成《缪山朱氏一修宗谱》。故在会里为三修,缪山为一修。两宗家谱序文,属文者均同为康熙重臣张英、方孝标也。且两篇序文都赞誉采臣不仅为“婺茶院统宗”八修、尤其对缪山家宗立下不朽大功。——如张英曰:“族之好义者,仍属其事于铭功,东岩以续‘统宗’(九修),委采臣卒业”。方孝标曰:“以故迁徙之遗忘如缪山派,今尚得从‘统宗’为接续也,呜呼盛哉!”

      d.为何会里三修宗谱之序中,未有方孝标之序文?这因桐城戴名世之《南山集》案涉及方孝标所著《滇黔纪闻》内容,将方孝标由坟中挖出鞭尸,家人充军,因怕又成“文字狱”,故此抽去。幸缪山宗谱存留,不然方文今难得见。

      e.这就是两宗同修宗谱共有辈派相同十六字之由来也。——方昭先儒、道延来世,永振人文,为家之式。

      f.夔庵采臣公不仅在这数年间完成谱牒;取名定派;并谨立家规(“康熙已未夔庵公仿古教家之道,汇规条载在旧乘、法戒照然。”);尤以将茶院九世素庵然公之《朱氏源流序》加以重订;“宗庙就圮,乃隆其栋,以肃春秋之祀”,采臣公伟哉!公为学“精思研虑”、“命意落笔,一遵考亭。”故传先生者,赞之曰:“紫阳一灯在先生矣!”

      (十一)会里四修宗谱是三修三十八年后由仲衍、曙芳、锡兹诸公尽两载之功于康熙五十六年丁酉(1717)修成,何隆遇作序。

      (十二)又过了三十四年,到乾隆十九年甲戌(1754)。会里缪山两宗共议合修。今从序文知。

a.因婺阙里宗祠为外姓拚山毁坏了“学宫”并“祖墓”。大概此事在当时是个严重事件(“几兴大狱”),传至长江南北及四省各宗。后经我支朱绍云(十五世)与当时婺之张侯有故(交)。张为之处理后,并呈准“得宪”出布告“永禁”。事后一定葺祠、修坟,按古礼,葺祠,修墓后一定要举行大祭。这样大江南北及闽浙江西各宗派一定有代表参加祭祀。故会里绩士、秩士等与缪山延藻、旭昇等在婺见面后商议合修宗谱,所以也就顺请婺之文公嫡裔十八孙世润博士为之作序。

b.想不到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会里九修又与缪山家宗在卫东、大正、永林等十几人又一次祠谱重修中合作,在二百五十多年后同参大祭盛典。这岂不是圆我“中国梦”中华民族大振兴之先兆也耶!

      (十三)合修后转眼又过了65年,至嘉庆二十四年已卯(1819),由仿麓、德和等于道光元年辛巳(1821)完成《会里朱氏忠恕堂六修宗谱》请序两篇,其中举人吴逢盛序为草书,由我改书,中有一段“神话”涉及“虹井芳徽”这个僻典。“虹进芳徽”我曾请教过许多人,均找不出典出何书、何情。故今详记于下:

“世传、七世惟甫公葬地有记云:‘当出一贤人聪明如孔子。’此形家偶中之言也”。就是说虽是传言,但确实如此。今据1997年全世界朱氏家宗在闽武夷纪念文公诞辰867,周年大会汇编文选中文字书之。“惟甫字文秀号道真,生北宋太平兴国四年已卯(979)三月初九子时,妣程,名豆蔻娘。公卒嘉祐四年已亥(1059)七月廿日,享年八十。葬丹阳、环里官坑岭。地师吴景鸾举其事。曰:‘金斗形,梁上穴。案朝信鸦冈、溪山环九曲,道学世流芳。’并说前人有记云:‘官坑龙势异,穴高众山聚。坎离交媾,祖笔峰起天外。虽富不及陶朱,贵不过五府,当出一贤人,聪明如孔子’”。故后五世,松公在闽尤溪于建炎四年庚戌九月十五日生熹公,并云:‘生时井中冒紫气如虹’,这就是“虹井”之由来。想文公自号紫阳,亦是因此!

      (十四)我会里七修是六修后之三十四年同治三年甲子(1864)。因太平军战争结束,时称“中兴”。故我会里先人于时、也“念烽烟扰攘,谱牒丧佚,子孙流离失所者尤多,不及时早为收罗,而代远年湮,安识须句之本于风;晋公之本诸姬也”。七修谱成有序两篇,吴文钊序文赞之曰:“吾桐兵燹甚矣!有志于谱,多未逮焉,而会里诸君独能广孝思,纂成巨典。”苏式敬序中赞曰:“紫阳有诸君子,洵无忝于紫阳矣!”

      (十五)又三十四年后之光绪二十四年戊戌(1898)我会里文涛父子,(即光潜先生的祖父与父亲)及心泉、竹泉等修成《会里朱氏忠恕堂八修宗谱》,请吴汝纶作序。吴先生不愧是桐城文派手笔;与前九篇序文不同,而另辟蹊径。阐述朱氏唐以上源流——“自始居会里传五、六百年,族姓源流具在谱牒,独茶院以上叙次派别颇为疎失”——总结成我朱姓在中华大地有十二望,而最本者沛国。补充了我《朱氏源流序》之不足。故我所建宗祠忠恕堂亦本源流邠迁之史而以联表之曰:

迁徙自苏歙婺以来,氏族清嘉,来此奠安称会里;

裔嗣越元明清之后,诗书启佑,后人腾翥颂文公。

此联本改自泾宗先人,清嘉庆进士朱兰坡所作祖祠老联,但恰合天然,泾枞两祖皆同由婺出也。巧的是我忠恕堂之红木屏风亦由泾县族人北京国电集团总经理朱永芃先生敬赠。我曾拟联多副,而先生不受谀情溢美,只选颂祖清词。

      其联曰:南北两宗,皆出婺源传祖德;

              泾枞二水,同奔东海毓流长。

      (十六)我祠聚族议事之堂,额铭“忠恕”。与文公《朱子家训》屏风、隔庭相辉映于东西。下围石砌高栏、文镌“新二十四孝”。仰望堂中,显族旺人兴,得清嘉于累世,故旌祖德“孝友可风”;“望重儒林”表子孙腾翥、扬家学之渊源。

今为解说忠恕二字缘由,先应重温先圣《论语》之文。《论语·里仁》中,“孔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这就是“忠恕”之由来。用今天话说,就是孔子对曾子说出自己所主张的“道”是由一个贯彻始终的根本宗旨,哪就是“忠恕”二字。

用这二字作为堂名,想一定是我万四公口嘱传下。因“忠”、它是表现一个“诚”字,故忠诚二字联缀多用于日常用语之中;“恕”它的表现就是孔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论语》有这样一段文字对话,“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故“恕”又可以大众化的解为,恕就是“将心比心”。想我万四公于婺迁桐、人地生疏,只有“识时观变”,“才隐智藏”,诚以待人,恕以处世,由子三孙四三迁会里定居。到了三世就变成十五人的大家庭,如不处处以忠恕为怀、能平安创业,子孙衍盛、代代辉煌?故建祠忠恕镌于堂匾;修谱忠恕冠于牒名。

      “忠恕堂”又有郡望含义。所谓“望”就是这地方(乡、县、郡)某著族,大姓祖德、宗功……等,为这一地方人所称道,敬仰(人所仰望)。这族后人就是迁到外地,也将这段祖荣宗德表现出来——建祠、造楼、做屋而名以显之(有报恩、有显德、有扬功含义)。如我泾县家宗,祠曰:“叙伦堂”,楼名“报本楼”。昨我在打印店看见宿松孟家族谱,名为“七篇堂”孟氏。这是以孟子尊为先祖、故以《孟子》名堂也。

书至此不禁感慨万千:

      A. 因我学谫,未见(七)所说的明嘉清十八年(1539)《婺源茶院朱氏五修世谱》文字,在《读传溯源》中,而错下断语称吴汝纶先生所言“是时会里朱氏尚未能别为谱”,有误。今在此订证。

      B.我认为(四)中之泰壇公就是毛泽东所称道的“最棒的帝王师”朱升。朱升曾佐朱元璋打天下,有著名的“九言策”——“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故1969年我们有“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召唤。全国各地大挖防空洞以防核大战。朱升给歙环溪修谱作序,时在明洪武已酉年(1369)九月初一。而泰壇为《婺茶院朱氏二修世谱》作序也是明洪武已酉(1369)八月十六日,同佐太祖平天下。如说称谓(署名)为何不同?前者署中顺大夫,翰林侍讲学士。对家宗、署官名是为扬宗人之望。后者署十五世孙为对自家茶院嫡祖。

      C.《世界朱氏联合会》“会讯”——2013年载:《湖北麻城朱氏世系传承记述考证》“一世祖为万四公,据明万历时《朱氏世谱》,迁麻城始祖万四公是从江西乐平县,携妻和次子君美,及三子升远,迁于县南麻溪河传承至今”。在万四公的十六代后人所修谱中云:“公三子(华三、君美、升远)为文辅公之十八代后裔”。文辅→钧→陟→……→迁一→生四子(万一、万二、万三、万四)其中这些先人我谱有载:如钧公、钧为王革之第五子秀公之子文豪的侄子。

      D.是否由联合会发起动员一些朱家学者集中华大地各处朱氏谱来研究一下。这种祖先错位情形。

 

      贺祖祠落成大典

          祠谱同兴宿愿酬,白头欣喜写春秋。

          三千兵戍官茶院,万四公迁作隐侯。

          氏族流芳歌尚德,子孙腾翥颂贻庥。

          清明贺语圆宗梦,忠恕堂辉共献猷。

朱氏淄博市支字辈表

朱氏家谱字辈

代数 世代 字辈 纪年代号
1 第一世
2 第二世
3 第三世
4 第四世
5 第五世
6 第六世
7 第七世
8 第八世 寿
9 第九世
10 第一十世
11 第一十一世
12 第一十二世
13 第一十三世
14 第一十四世 宿
15 第一十五世
16 第一十六世
17 第一十七世
18 第一十八世
19 第一十九世
20 第二十世
21 第二十一世
22 第二十二世
23 第二十三世
24 第二十四世
25 第二十五世
26 第二十六世
27 第二十七世
28 第二十八世
29 第二十九世
30 第三十世
31 第三十一世
32 第三十二世
33 第三十三世
34 第三十四世
35 第三十五世
36 第三十六世
37 第三十七世
38 第三十八世
39 第三十九世
40 第四十世

朱氏淄博市支 字辈诗:肇泰阳当健 观颐寿以弘 振举希兼达 康庄遇本宁 明历福能德 山来洞有仙 实远一发选 化成万里天

朱氏淄博市支族规

家训


一、事父母,自大舜至今,称孝子者,班班可考,步武甚难。吾不遽教汝以孝,而先教汝以顺;凡父母有命,不可违;教汝好言,当记忆不忘;教汝好事,当勉力而行;父母有事不辞,劳苦而代之;父母有恙,多方调治以安之;兄弟间,兄宽弟恭;夫妇间,夫唱妇随,能如此,则父母之心亦顺矣。
 
 
二、事长上,不但宗族父兄,凡年高有德皆是也。为幼辈者,当隅坐随行,有问则起,而对言不可伪;有命则承受惟谨,不可推诿;有物必双手奉上,言语要和气,举动要安闲,不可轻躁,切莫如世间子弟,飞舞轻扬,荡弃规矩,为人背后讥笑也。
 
 
三、事师,盖人之身,亲生之师,成之者也。第一、要顺师之心,教汝念书,用心诵读,教汝写字,用心端楷,教汝读书,用心理会,教汝作文,用心思想,书籍要完整,不可毁坏,几席要洁净,不可污秽,举止要端重,不可轻佻,言语以柔和,不可粗率,有过责之,必须顺受,不可心非,不可背毁;第二、要知师所难言之学,如至精之理,至妙之文,可以意会,而不能以言传者,师不能取弟之心而授之也,当静气凝神以悟之;第三、要知师所难言之事,如食性之爱憎,身体之寒暖及诸凡琐细不可明言处,为弟子者悉,宜会其意会奉之。
 
 
四、读书字眼要清,不可模糊,平仄要正,不可混淆,最忌强记过后即忘,此初学时事也。若到讲书作文时,第一、要精明书旨而默识于心,熟读古文时,文而运化其意;第二、要心静功纯,罗一峰先生曰:“人自闹时,吾自静,不知春去,岂知秋”此诗可味;第三、要立志坚,久寒暑也,只如此学,不到发达不止,汤霍林先生曰:“从来卿相苦中亨”。
 
 
五、朋友乃进德修业之助,一时投合,终身以之,故其始交也,不可不慎,必于未交之前,访问审择,实见其言行学问,有胜于我者,然后与之为友,于居常聚,处及宴会、游观之日,不可彰人短,不可矜己长,毋谈闺阃,毋发人隐,至于规过劝善,必尽心而善言之,或书旨,未明奥义,未达彼此,共相阐发,然诺不失信,交际不论财,而友道得矣。
 
 
六、行坐服食威仪者,身之法度,德之廉隅,古人八岁入小学,教以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礼、乐、射、御、书数之文,故其时后生小子,威仪容貌,习若性成,今人但知教以读书,于礼节则不讲,何哉!孔子云:“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盖言威仪之,不可不谨也”,礼内则云,手容恭足,容重目,容端口,容止声,容静头,容直气,容肃立,容德色,容庄燕,居之时,且然而况,先生长者之前,宾朋往来之际乎,礼节委曲不可胜数,且举汝所易晓者言之,行不可回头,掉臂亦不可涯摇摆,遇亲友辄拱揖,遇长者辄随行,遇美色不可淫视,坐贵端庄凝静,膝不可动摇,足不可箕踞,与人并坐,不可横肱,立必两足整齐,不可偏任一足作跛倚之状,不可中门而立,不可与并立、对立,所以远不敬也,冠服必须端正,与人同食,箸不可先举,亦不可先放,物必取小,食必留余,饮茶酒不可流歠,凡在席间,不可言某物可口,某物不可口。
 
 
七、婚祭丧葬,悉宜遵文公家,礼虽有贫乏力不能举者,而大节所在断不可缺,至浮屠治丧,世俗相沿,锢蔽已久,甚难遽革,为父母者当以治命,戒作佛事,其子孙自可恪遵,否则人或有讥其薄于待亲者矣。
 
 
八、访朋友,凡到人家,将上堂声必扬,恐有内眷,令其知避,先问某人在家否无将命之,人闻女人问答,即转身趋也,不可迟留,若朋友在家留坐,笑语瞻视,不可任情无忌,至伤雅道。
 
 
九、处分,贫乃士之常耳,不可怨天,不可忧人,不可因贫而取非义之财,不可因贫而为下践之事,不可因贫而鄙视乎己,不可因贫而废弃其学,贫愈甚,而学宜愈笃守,宜愈坚,自然甘自苦生,福自德来也。
 
 
十、守身,存心常正直,作事必端方,治家须勤俭,处世贵谦和,事上忠以敬,待下恕以宽,拂意之时须忍耐,快心之日莫猖狂,见人之得毋妒忌,见人之有莫贪求,诸恶孽中淫最大,不可萌邪心,飞潜动植,无罪无故,不可杀此,独善其身之事也,若欲善天下还有大学问、大事业在,儿孙当自勉焉。

  
族规:
孝父母,亲兄弟 
和邻里,睦宗亲 
慎教诲,励子孙
慎交友,正世风 
勤与俭,持家远 
戒轻生,保平安
俭丧葬,改陋俗 
戒酗酒,保身家 
戒赌博,安社会
朱氏淄博市支图册 更多图册
朱氏淄博市支企业
最近宗亲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