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源流史话文化>开国上将许世友:田普是我一生的忠实伴侣,来世还要做伴侣

开国上将许世友:田普是我一生的忠实伴侣,来世还要做伴侣

浏览次数:  • 2018-11-30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九十三岁老八路、中共江苏省省委信访部原部长、原南京军区政治部干部部副部长、原工程兵某科研所副政委、原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的夫人田普同志,于2017年6月30日10:40在北京去世,享年93岁。

据悉,田阿姨生前及子女要求丧事从简,将于2017年7月6日(周四)上午9:30,在301医院西院告别厅举行老八路田普同志遗体告别仪式。

1970年许世友将军、夫人田普、长子许光、三子许援朝、长孙许道昆在南京_副本.jpg

1970年许世友(一排左一)、夫人田普(一排左三)、长子许光(二排右)、三子许援朝(二排左)、长孙许道昆(一排左二)在南京

20131214150320861_副本.jpg

许世友是开国将军中的一位传奇人物,他生性刚烈,为人忠勇,是天生的军中悍将。但他的婚恋却一波三折,他先后娶了三位妻子,朱锡明、雷明珍和田明兰。对于这位出身少林的将军来说,最难以释怀的就是第二位妻子雷明珍在艰难岁月中弃他而去。田普对许世友的照顾体贴入微,两人相濡以沫四十四年。田普在回忆许世友时,曾深情地说:“许世友那许多传奇般的英雄事迹,深深地激励着我,他是我的严师诤友。”而许世友生前也曾感叹地说:“田普是我一生的忠实伴侣,来世还要做伴侣。”

许世友1905年出生在河南新县,这里属于河南、湖北两省交界的大别山区。因父母养活不了他们兄妹7人,才在逃荒的路上把他送进了少林寺做杂役,得法名“永祥”,每天学拳练武。在少林生涯中,永祥功底深厚,臂力过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寺内3米多高的围墙,他跑几步就可攀上;跳下时,能在空中翻3个筋斗轻轻落地。

时光飞逝,就这样,几年过去了。共产党部队到了许世友的家乡,领导劳苦大众斗土豪、分田地。许世友听到这个消息,再也呆不住了,含泪告别了朝夕相处的师父和师兄师弟,踏上了返乡的路程。许世友离开少林寺的时候,师父问他:“从今天起,你真的要还俗吗?”许世友回答说:“是少林寺给了弟子一条命,弟子会终生铭记的。今后,我虽然不做佛门弟子,也要当个释家的好友。 ”

从此,他的名字就由“永祥”改为“释友”了!后来,就改成“仕友”,许世友这个名字是毛泽东给改的。毛泽东说,“仕友”有封建色彩,也太狭窄了,做世界之友,岂不更好?于是他便改名为“世友”。

许世友的武功很高,战争年代,脸盆粗的松树,他一掌能把树皮“推掉”一大块。他纵马急驰,伸手扳着树枝,两腿一夹,一猫腰能把战马提离地面。夜里开会休息时,同事们要他“露一手”,他说自己藏起来谁也找不到。当众人返回会议室,在亮堂堂的灯光下,搜遍四壁皆空的会议室也找不到他时,他在会议桌下“嘿嘿”一笑,大家才发现他紧贴桌面的背面,藏在“桌肚里”。

许世友夫妇与子女怡平、桑园、华山、援朝、晓冰合影_副本.jpg

许世友夫妇与子女怡平、桑园、华山、援朝、晓冰合影

45bb8ce7x8c96eb6b8b10&690_副本.jpg

白色恐怖下许母做主让儿媳改嫁

结束了少林寺的杂役生涯,许世友回到了生养他的故乡,投身到我党领导的农民运动中,担当起革命赋予他的第一职务——乘马岗六乡农民义勇队大队长兼炮队队长。“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母亲见儿子长大成人,该成个家了,就四处托亲拜友张罗这事儿。不久,母亲为许世友物色了一位名叫朱锡明的邻村女子。朱锡明比许世友大4岁,勤劳本分,是村里的妇救会会员。许世友是个大孝子,又加上父亲早逝,就更加孝敬母亲。既然母亲看上了这姑娘,许世友也就谨遵母命。

1924年,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在娘的操持下,许世友雇一顶花轿和几个吹鼓手,将朱锡明热热闹闹地娶回了家。可是,许世友与朱锡明仅度过三天如蜜的日子,就接到了作战命令。告别母亲和新婚的妻子,许世友率部投入了战斗。母亲和朱锡明在家做军鞋支前,有时还参加洗衣队上前线慰问。

朱锡明与许世友共生了三个男孩,乳名都叫“黑伢”,前两个都夭折了。生下第三个男孩,许世友仅见了一面,便迎着阵阵枪炮声,率部撤离鄂豫皖根据地,转入遥远的战场。此后,音讯杳无。孩子长到3岁了,还没有名字,许母和朱锡明都在盼着许世友回家给取名。可是,一天天过去,始终等不来许世友的身影。后来,干脆也叫了“黑伢”。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突围西征后,白匪军随之而来。白匪军对待红军家属的手段极其毒辣,逼他们改嫁“良民”为妻,否则就要将其卖掉。在白色恐怖下,朱锡明带着儿子、许世友的母亲和妹妹一道东躲西藏,心惊胆战地度过了3年时光。一天,反动保长找上门来,硬逼她改嫁,否则就把她卖掉。在这种情况下,朱锡明仍然誓死不从。许母劝她:不知道我儿子是否还活在世上,为了把黑伢拉扯大,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朱锡明没有办法,被迫嫁给一个以杀猪为业的姓王的后生为妻。这个后生为人本分,通情达理。他不但抚养了黑伢,还让朱锡明常带些猪肉和日用品到许家看望许母。

许世友和田普在南京长江大桥前的合影_副本.jpg

许世友和田普在南京长江大桥前的合影

组织出面迎娶泼辣女县长

许世友出征不久,就听到传说,由于国民党军队和地方反动武装疯狂报复,对苏区进行灭绝人性的烧杀抢掠,母亲和小妹离家逃难,生死不明,妻子和儿子不幸身亡。兵荒马乱的年头,许世友重任在肩,也无法去核实传闻真假。

1935年7月,红四方面军在懋功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当时,中央和红一方面军党政军高级干部不少人都结了婚,红四方面军也开始解禁,决定军以上干部可以找革命伴侣结婚。

政委王建安对许世友说:“军长,你可以结婚了! ”

“俺家里有老婆,哪能搞那个! ”许世友毫不犹豫地回答说。

“你过去不是说被大肃反肃杀了,就是被国民党强迫改嫁了吗? ”王建安提醒许世友。

许世友叹口气说:“是啊,她和我四弟仕胜一起被县政治保卫局抓去了,我四弟被杀害了,她……我西征离家四五年了,眼下死活不知啊! ”

王建安说:“被保卫局抓去的,能有几个活着出来的。徐向前总指挥的妻子程训宣、王树声副总指挥的妹妹王英,不都是被保卫局当作‘改组派’抓去杀掉了吗!你妻子肯定也不在人世了。 ”

许世友听了王建安的话,也估计朱锡明已不在人世了。王建安趁热打铁地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吧,你一定满意。 ”

“谁? ”许世友问。

“雷明珍! ”王建安说,“你在达县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时,常提到的那个‘雷县长’呀! ”

许世友笑了。他对雷明珍早有耳闻,在达县一起搞打土豪分田地的日子里,这位年轻的女县长好学上进,工作大胆泼辣,对他也非常关心。于是,他对王建安说:“政委,你去问一下可以,但要掌握两条。第一,结婚自由,不能强迫,俺这胡子拉碴,又黑又粗,活像个鲁智深,人家有文化,不一定能看上俺呢。第二,不准声张,不要羊肉吃不着,惹了一身腥。 ”

不久,许世友带第四军北上,进入渺无人烟、险象丛生的草地。在王建安的安排下,名扬川北的女县长雷明珍来到许世友的身边。他们一起战严寒、斗风雪,经过一段时间的进一步接触了解,相爱结婚。红四方面军第三次过草地,调任骑兵司令的许世友奉命收集大批牛羊供部队食用。细心的雷明珍将牛羊毛收集起来,抓紧点滴时间搓成毛线,为许世友织了平生第一件毛衣。

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许世友进抗大学习,雷明珍分配到延安县搞妇女工作,虽然分居两地,但感情日深。后来,许世友因“抗大事件”被捕入狱,使他与雷明珍理应美满的婚姻发生了变化。

1937年3月中旬,传来了西路军失败的消息。许多在抗大的红四方面军学员悲痛万分,许世友心疼得两顿没有吃饭。西路军的失败,当时被认为是张国焘分裂主义的一大罪行,从而点燃了清算“张国焘路线”的导火索。有人把张国焘的错误与红四方面军扯到了一起。许世友愤愤不平:“张国焘是张国焘,我们红四方面军也是党领导的红军啊! ”“批张”斗争的扩大化,使许世友倍感委屈。数日后,政治上还不够成熟的许世友竟气得大骂:“老子不干了,老子去学梁山好汉,落草为寇去!”此事被抗大保卫处长王建安知道后向上作了报告,引起了毛泽东、周恩来的震动,许世友被关。

许世友被关押时,审讯员曾问他:“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许世友坦然地说:“如果方便的话,带个口信给我老婆,我临死前叫她来一趟。顺便将那件毛衣带来。 ”

当时的许世友,自忖闯了大祸,对谁都是“浑身长嘴也说不清了”,分外想见到妻子雷明珍,寻求理解和安慰,并为不能陪她白头到老而当面道歉。可是,等了几天,雷明珍始终没有来。审讯员告诉许世友:“你的要求,我转告了雷明珍。她让我交给你一封信和一个包裹。 ”

许世友接过信,迫不及待地展读:“许世友,我恨你!我决不爱一个反党反革命分子!为保革命的纯洁性,咱俩一刀两断,我坚决要求离婚!请你看后签字。 ”包裹里的毛线衣,也被剪成了碎片。

许世友如五雷轰顶,差一点昏过去!在他最需要安慰的时候,雷明珍竟是这么不近人情,他失望了!“我许世友今生今世算瞎了眼! ”他向审讯员借过笔,在雷明珍的信上,用力写下了“坚决离婚”4个字,并签下名字。

许世友的冤屈在毛泽东的亲自过问下被妥善解决后,重新带兵打仗。雷明珍对自己的冲动和轻率追悔莫及,多次向许世友认错并希望复婚,但许世友不肯原谅雷明珍。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许世友随朱德总司令去太行山,重新统兵打仗。雷明珍追到了太行山。她到太行山后,首长们都很关心,纷纷找许世友谈话,可都没用,许世友固执得很。首长叫警卫员把他和雷明珍锁在一间屋子里,许世友却不领情,大声喊开门,久喊不开后,他一掌就把门砸烂了。这件事,很伤雷明珍的自尊心,她和许世友的情分,就这么彻底断了。

许世友要求离开太行,去山东抗日根据地,也有不想和雷明珍再见面的意思。

10434R538-4_副本.jpg

许世友

一颗子弹定情第三位妻子

“皖南事变”后,毛泽东派许世友出任胶东军区司令员。就在这时,许世友的第三位妻子走进了他的视野。在一次祝捷大会上,田明兰的舞姿引起了许世友的注意。他转脸对坐在身旁的吴克华说:“老吴,你看那位领头的姑娘跳得好,人也长得出色。 ”经过吴克华和张明的热心搭桥,许世友与田明兰相爱了。

许世友和田明兰相识相爱后,田明兰给许世友做了一双鞋,许世友赠送她一粒子弹。他说:“我一无所有,只有这粒小小的弹头给你作纪念。这是万源保卫战时,敌人打进我肩膀里的,我自己用刀尖划破皮肉把它抠出来。这么多年,一直带在身边。 ”田明兰理解他,这粒子弹她一直珍藏着,这是极不寻常的定情物。

老八路田普原名田明兰,1939年参加革命,年仅15岁的她,在八路军五支队(胶东五旅)离开胶东时毅然决然报名参加八路军,先在五支队被服厂当工人,后在宣传队工作。经过吴克华同志牵线搭桥,与时任胶东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相识、相爱。1943年在山东万弟大捷后,田普与许世友举行婚礼。

ooYBAFNrJV2Af4aDAAFoyrjcQP0456_副本.jpg

在田普和许世友结婚后的第一天,许司令对她说: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但更是一个普通战士,我们只会对自己要求更加严格,你以后就改叫“田普”吧,这样会时时提醒你自己是普通一兵,而不要有特权思想。从此“田普”二字伴随田阿姨的一生。更有趣的是,许司令去世后,田阿姨送许世友的灵柩回将军老家,到村口时,见村口大牌子上赫然写着“田普村””、三个大字。田阿姨这才明白,起这个名字是许司令时时提醒他自己不忘家乡、不忘亲人、不忘革命的初心。田普阿姨说:老家伙,你骗了我一辈子呀!可我心甘情愿被你骗。 这个“田普”的故事,是曾任许司令的警卫参谋金哥讲述的。

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许世友和田普的婚礼非常有戏剧性。当婚礼刚过几天,有人捎来口信,说田普的母亲病重,要她赶快回去。临行前,许世友给她一把手枪,以防万一。谁知真的遇到了状况。两天后,田家一位亲戚赶来报信:“田普被外地反革命派人绑架了!”许世友一拳砸在桌子上:“反了天了!”原来,田普回家后被赵保原的部下发现了。赵保原部曾遭许世友部重创后,那帮散兵游勇对许世友咬牙切齿。他们潜伏在路边,并抓到了田普,准备带她去邀功请赏。军情十万火急。许世友立刻派警卫排排长带人赶去营救。田普同志被救回来了,却落下了脑震荡后遗症。

1953年,许世友被毛泽东点将赴朝鲜作战。临出征时,田普行将分娩,作为军人的妻子,田普并无怨言,她只是深情地要求丈夫在出征前,为行将出生的孩子取个名字。许世友则豪爽地说,生女就叫“抗美”、生男就叫“援朝”。在送将军出征的这顿晚饭,田普加了四个菜、一壶茅台酒。看到酒,许世友笑了。而当许世友凯旋时,三儿子援朝已经三岁了。

64380cd7912397dde8d4b5a05382b2b7d1a287e0_副本.jpg

田普

田普与许世友婚后相伴四十余年,育有7个子女(3男4女):大儿子许光,二儿子许建军,三儿子许援朝;大女儿许丽,二女儿许桑园,三女儿许华,四女儿叫田小兵(许金建)。许世友生前曾感慨地说:“田普是我终身的忠实伴侣。”并声言来世还要做伴侣。许世友去世后,田普曾在一篇文章里深情地回想道:“正是在抗日和平的烽烟中,我们相识了。记得我第一次在胶东五旅见到你时,对你还有些敬畏,但你那许多传奇般的英雄事迹却深深地激起了我。其后的几十年内,你成了我的严师诤友。”解放后,田普曾担任中共江苏省省委信访部部长、南京军区政治部干部部副部长、工程兵某科研所副政委等职后在北京离休。

原创文章,作者:fang88,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jiapu.com//wenhua/wenhua-20181130-58634.html

如果你也想能成为家族文史专家,有历史、文化、视频、相册资料需要分享,请 戳这里 告诉我们!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