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源流史话文化>著名外交家顾维钧遗孀严幼韵:112个春天的故事

著名外交家顾维钧遗孀严幼韵:112个春天的故事

浏览次数:  • 2018-12-07

严幼韵,1905年9月27日生于天津。1927年,从沪江大学转入复旦大学读商科,成为复旦的首批女学生。1929年,严幼韵与外交官杨光泩结婚。1942年4月杨光泩和七名中国外交官在马尼拉惨遭日军杀害。1945年,她移居美国,担任联合国礼宾司官员。1958年,与民国著名外交家顾维钧结婚,后一直居住在纽约,2017年5月25日,在家中辞世。

顾维钧和严幼韵在墨西哥城的婚宴_副本.jpg

顾维钧(右三)和严幼韵(左四)在墨西哥城的婚宴

一百零九个春天 我的故事_副本.jpg

严幼韵《一百零九个春天:我的故事》

著名外交家顾维钧1919年巴黎和会上拒绝签字,就山东的主权问题据理力争,以出色的辩论才能阐述中国对山东有不容争辩的主权,为维护中华民族的权益作出了贡献。5月25日,顾维钧遗孀严幼韵在纽约家中辞世,安详地走完了她112岁的人生历程。严幼韵的亲属透露,追思会初定于6月下旬在纽约举行。

严幼韵出生于1905年,她的祖父是著名实业家、书画家严信厚,父亲严子均继承父业经商,在上海开设源吉钱庄等,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少女时代的严幼韵天生丽质,而且颇有才华,家里请了两位老师专门教她和兄弟姐妹们学习知识。

1925年严幼韵考入沪江大学,1927年转入复旦大学商科。当时,她是复旦大学招收的第一批女学生之一,也是该校第一届女毕业生。很快,她就成了当时的“复旦女神”。

因为家境富裕,严幼韵每天都开着自己的汽车去上课,加之长相漂亮、打扮时尚,她很快成为焦点,得到很多男学生的爱慕。但由于不知道严幼韵的名字,大家就按照她的汽车牌号称她为“84号小姐”。

01335340Q-0_副本.jpg

顾维钧

da4ab85f-5c6c-461e-9aa4-976cbcbf0648_副本.jpg

严幼韵

机缘巧合下,严幼韵结识了年轻的外交官杨光泩。一年之后举行了婚礼,他们那张刊登在报纸上的结婚照,一时成为上海时髦年轻男女向往的时尚。婚后不久,杨光泩赴欧任职,作为外交官夫人的严幼韵自然也要一同前往。1938年,杨光泩以公使衔出任中国驻马尼拉总领事,为抗战募集捐款。

几乎与此同时,严幼韵也开始参加社会活动,她被推选为中国妇女慰劳自卫抗战将士会菲律宾分会名誉主席,帮助开拓新的募捐渠道,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可惜,1942年杨光泩被日本侵略军杀害了。那年,严幼韵只有37岁。

当时,杨光泩与7位同事一同被捕,这7位同事的妻儿也来和严幼韵一同生活,严幼韵成了这个特殊“家庭”的主事人,带着大家动手种菜、做鞋……据说,还在院子里养鸡养猪。二战胜利后,在朋友的帮助下,严幼韵带着3个年幼的女儿前往美国。

初到美国,严幼韵日子过得很艰难,她决定找一份工作养活一家人。不久,她顺利出任联合国礼宾官。对于种种繁琐的工作,严幼韵应对有度,干得异常出色。

看到女儿们逐渐成长,组建家庭,严幼韵也终于可以放心地追求自己的晚年幸福了。回到美国后,顾维钧给了严幼韵很多支持和帮助,两人早有结婚打算。但当时顾维钧和黄蕙兰还没有离婚,尽管他们已经分居近二十年了。据严幼韵在自传中说,这是因为黄蕙兰舍不得大使夫人的头衔。直到1956年,顾维钧卸任台湾当局的“驻美大使”一职后,才终于办理了离婚手续,与严幼韵完婚。此后,两人相伴了18年,直到顾维钧去世。

顾维钧92岁生日_副本.jpg

严幼韵(左)和顾维钧

婚后,严幼韵将顾维钧照顾的很好,体贴入微,有人称赞她是称职的“好管家、好护士、好秘书”。正是在她的陪伴下,顾维钧安静幸福的度过了晚年,直到1985年去世,享年97岁。

也许,在一些人看来,严幼韵的人生经历还称不上传奇。但是,足称得上跌宕起伏。岁月没有磨平她的优雅,直到晚年,严幼韵还是爱开派对、爱交新朋友。闲暇时光,喜欢读书看报、打麻将、烤蛋糕,还能织羊毛衫。

顾严幼韵(前排坐者)和家人庆祝109岁生日c6cd4ee0c42_副本.jpg

严幼韵(前排坐者)和家人庆祝109岁生日

每次出来会见客人,严幼韵然像当年沪上大家闺秀:要穿精心剪裁的旗袍,洒香水,拢好头发,踩上高跟鞋款款出现。她曾经说,自己从小就穿高跟鞋,“走惯了,叫我光着脚就不会走路”。

严幼韵早年是复旦公认的校花,也是名利场里男人们争相恭维的焦点。1967年从海牙国际法庭卸任后,顾维钧在纽约定居,决心将半个世纪的外交生涯整理出来泽被后辈。当时他已经年近八旬,每周还坚持录音3次,用了17年时间口述了500万字的回忆录。这背后,是严幼韵默默地付出。比顾维钧年轻二十岁的她是管家、护士与秘书,每日为他招待四面八方的客人,整理信件书稿,陪他散步打牌。而这些,都是他在外交界奋战半生未曾拥有过的。

由于长年的职业习惯,顾维钧几乎每天晚睡。严幼韵担心他的肠胃不适,经常凌晨三点轻手轻脚起身煮一锅牛奶,倒进保温瓶中,以便顾维钧早上醒来喝上一口继续入睡,既暖了肠胃,又不影响睡眠。她还担心退休生活太过孤独,经常邀请丈夫的老友前来做客,在餐桌与厨房之间奔走不停。顾维钧则做个甩手掌柜,拉着故交追忆谈判桌前的“戎马倥偬”。顾维钧自述晚年“不忮不求,不怨不尤,和颜悦色,心满意足”,以近百岁高龄无疾而终,自然是严幼韵的大功一件。

严幼韵经历了百年风雨的她思维清晰,每天写日记,写出一部记录其逾百年人生的回忆录。严幼韵育有三个女儿,长女杨蕾孟是资深编辑,担任过出版社总编辑,是美国出版界为数不多的华裔成功女性。次女杨雪兰是最具影响力的亚裔女性之一,曾是通用汽车公司历史上唯一的华裔集团副总裁,还参与发起创办了美籍杰出华人组织“百人会”。三女杨茜恩,曾致力于房产开发,因病已去世。

原创文章,作者:fang88,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jiapu.com//wenhua/wenhua-20181207-58654.html

如果你也想能成为家族文史专家,有历史、文化、视频、相册资料需要分享,请 戳这里 告诉我们!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