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源流史话文化>著名法学家吴家麟:南山松柏长苍翠 故园桃李又芬芳

著名法学家吴家麟:南山松柏长苍翠 故园桃李又芬芳

浏览次数:  • 2018-12-13

被誉为新中国宪法学泰斗的宁夏大学原校长、著名法学家吴家麟,于5月3日上午8时在福建省福州市病逝,享年91岁。吴家麟1926年出生于福州市,195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随后在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班学习,毕业后又在该校任教。在此期间,他撰写了新中国第一本宣传宪法的普及读物《宪法基本知识》,发行总量达95万册,在全国产生很大影响。1961年冬,吴家麟来到创立不久的宁夏大学,教授形式逻辑学。“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他出任宁夏大学副校长,1983年担任校长,1989年卸任。1992年退休后,他又被宁夏大学聘为特聘教授,也被全国许多著名院校聘为兼职教授。吴家麟主编的《宪法学》是“文革”结束后国内第一部宪法学教材。他先后出版了《故事里的逻辑》《审案、破案与逻辑》《法律逻辑学》等重要著作。他还参与了《中国大百科全书法学卷》的编写工作,并任宪法、行政法副主编。他还担任过中国法律逻辑研究会会长、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总干事等职务。

W020080612578138759204_副本.jpg

吴家麟与家人在福州

W020080603349996691116_副本.jpg

吴家麟

幼时丧父,清苦的生活没有怠荒学业

幼时的吴家麟随父母移居厦门,约有三四年,后因父亲过世举家迁回福州,就读于大同小学。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战火蔓延至东南沿海,福州也未能幸免。为了躲避战火,人们大多流徙闽北地区,学校也搬迁至内地闽清六都,吴家麟一人孤身在外求学到初中毕业,时日较为艰难,过着清苦的生活,但他没有怠荒学业,仍志气不衰,奋发进取。

初中毕业后,吴家麟至宁化从事了两年多的度量衡坚定工作,由于闽清无场所器械,该工作根本无法展开。当时福建一高官是父亲在保定军校的同窗好友,时任福建省政府副主席。吴家麟于是主动向其寻求帮助,解决了工作上遇到的困难。后来在父亲好友的资助下,得以继续求学,并作为战区生就读于福州高级中学(福州一中高中分部,位于沙县城内文庙,现为沙县中学所在地),在高中时期,曾因该班学生与当时的军警学校学员发生冲突,被迫搬迁至山上进行学习,在与政府当局交涉之时,被推选为学生代表之一与省政府主席对话,要求保障学生的安全。经过据理力争,政府答应了学生的要求。后班级迁回福州东街三牧坊福州高级中学原址继续学习。

吴家麟以法学为毕生之追求,在年少时对社会知之甚少,更不懂法律为何物,但一次偶然的境遇却把吴家麟与法学终生连接在一起。在福州高级中学就读时,学校不远的地方就是福建省高等法院,法院经常开庭,允许社会旁听,因一时之好奇,一次,吴家麟走进法院听审,对法律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法庭上的公开辩论,原告律师与被告律师之间的精彩舌战让吴家麟最为着迷。在法庭上,控辩双方慷慨激昂、争锋相对,唇枪舌剑中妙语迭出,其中不乏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舌战群儒的辩论场面,律师们身着锦绣长袍,风度翩翩,气宇轩昂,挥洒自如,才思敏捷,时而旁征博引,时而诙谐风趣的形象都令还是高中生的吴家麟为之折服。以至于吴家麟将律师作为了自己以后择业的志向,梦想着自己也成为一个像他们一样的满腹经纶、博学多识、匡扶正义的雄辩之人。

1947年高中毕业后,吴家麟在父亲好友的资助下,专程到上海报考各地的名牌大学,法律专业自然成了吴家麟的报考重点。发榜之时,吴家麟被北京大学法律系、复旦大学新闻系、中山大学新闻系、厦门大学法律系作为正取生录取(当时录取分为正取与备取,正取为已经正式录取,是第一批录取,名字在报纸上公布,获得奖学金,备取为预备录取)。由于北京是历史名城,文化古都,并集中了当时最有名的几所大学,人文荟萃,文化昌盛,北京大学又是名牌大学,最高学府,虽然北京与吴家麟老家福州相距有数千里之遥,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北京大学法律系。从此就与法学结下了不解之缘,以法治理想的追求作为学术的目标。

7aec54e736d12f2eb0bee2774fc2d56285356869_副本.jpg

吴家麟

身在逻辑界,心系法律界

1958年,吴家麟之爱妻汤翠芳分配至宁夏,夫妻被迫分居两地。1961年,政策开始放宽,吴家麟作为家属离京前往宁夏工作。谁能想到一去就是三十多年,直至吴家麟九十年代末正式退休,才离开宁夏,回到老家福州。可以说,吴家麟把自己的大部分人生奉献给了宁夏这片土地,奉献给了宁夏人民。初至宁夏,吴家麟被分配到宁夏大学任教,教授形式逻辑、哲学史和说理文写作课程。虽然与法学和政治相隔较远,但给自身带来的麻烦和奉献也要少多了。应教学之需,吴家麟遂重起炉灶,改换门庭,奋发耕耘,倒也乐此不疲。虽然迫于当时自己处境以及法学沦为政治斗争的侍女之大形势,吴家麟暂时脱离了法学界。但正如他所说,在“我的感情上一直未能割断与法律界的联系,可谓身在逻辑界,心系法律界,我总想能找个机会为法律教育事业做点贡献,哪怕是微不足道的贡献。”

在随后的十几年讲授逻辑课的时间中,吴家麟专注于哲学与逻辑,并发表了一些相关的文章,也为后来出版的基本逻辑学专著打下了基础。有鉴于以往法律学科的逻辑教学严重脱离法律工作之实际,吴家麟利用通晓法学与逻辑学之优势,致力于探讨逻辑与法律相结合的路子,力求做到学以致用。吴家麟在法律逻辑领域所作出的学术贡献,学术界给予了高度评价。特别是法学发展初期,他倡导的法律逻辑学给法学研究的方法注入了逻辑的力量,扩大了法学的社会价值。

Re_201705040024353747_副本.jpg

吴家麟

1978年,我国的第三部宪法颁布。该宪法在总体上以1954年宪法为基础,试图克服1975年宪法之谬误,但由于“左”的思想仍然存续,还保留了1975宪法之痕迹,局限明显。后虽经两次改正,仍无法适应社会主义建设之需。其间,吴家麟开始关注1978年宪法之诞生,并以笔名“政其武”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评定国是。一九七九年,吴家麟被错划为“右派”的问题得到改正,也终于恢复了自己中断二十多年的宪法教学与研究工作。学术环境之宽松,政治桎梏之祛除,先生好似飞鸟出笼,鱼跃大海,才华终得以显现。同年,他晋升为副教授,并被任命为宁夏大学副校长。

此时,吴家麟不仅要忙于教学与研究,还要参加校务,所剩空余时间已为数不多。但吴家麟殚精竭虑,执著专业,为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积极建言献策。同年相继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关于社会主义民主的几个问题》和《概念要明确》两篇重要文章,对民主和集中之间的关系问题,民主之内容与形式之间的关系问题,社会主义民主与资产阶级民主之间的区别进行系统的说明,使人们对于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和精神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对在社会上存在的民主形式虚无主义态度进行了批评。前者还被译为英、法、日、西班牙等国文字,在各国发行。十二月,汇聚了先生十几年研究精华和教学心得之第一部逻辑学专著《故事中的逻辑》在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

一九八一年,吴家麟在《光明日报》上再次撰文,深刻分析了坚持党的领导与维护宪法尊严之间的关系。他指出,既要坚持党的领导,又要维护宪法尊严,应该成为宪法修改之指针,两者是统一的。树立法制权威和维护法制尊严,首先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和维护宪法的尊严。法治意味着任何个人都要在法律的约束之下进行活动,不承认有凌驾法律之上或超越法律之外的个人的或阶级的特权,法律的权威高于个人的权威。为了树立宪法的权威和维护宪法的尊严,除了要有一部比较完备的宪法,使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法可依,有章可循之外,还要有一套监督宪法实施的办法和制度。各级党组织和每个党员都不得有任何违反宪法的行为,而且要带头维护维护宪法的尊严和保证宪法的实施。翌年,吴家麟还分别在《宁夏大学学报》和《民主与法制》上刊登文章,宣传新宪法草案的内容与精神,并对新宪法草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与认识。此外,他还向新宪法起草小组提出了自己对修宪的建议与看法,他的一些意见和主张以及法学研究成果后来被宪法起草小组所接纳。此外,针对国内法律逻辑学研究基础较为薄弱的情况,吴家麟还着手研究法律逻辑,并尝试着把形式逻辑应用于司法实践。1982年6月,吴家麟编著的《破案、审案与逻辑》在法律出版社出版,填补了国内法学界在此领域的空白。后来,该书于1984年获得宁夏第二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u=3307832854,1223098537&fm=23&gp=0_副本.jpg

相濡以沫,走过“风刀霜剑严相逼 ”的日子

吴家麟1956年5月与爱妻汤翠芳结婚。吴家麟既是最亲爱的妻子,又是最得力的助手。相濡以沫,其间,夫妻情爱虽历经风雨沧桑,但始终纹丝不动,且情意更浓。吴家麟与夫人相识、相知、相识于人民大学。当初,一个是在法学界脱颖而出、抱负理想的青年学者,一个是年轻漂亮、性格开朗、能歌善舞且优雅智慧、多才多艺的活跃分子,志同道合、心意相通使他们幸福地结合。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五十年代的反右斗争,吴家麟因对我国法制建设提出一些意见而被错划为右派。

两人的关系面临严峻的考验。组织竟也对吴家麟的婚姻伸手,派人去做新婚的妻子的思想工作,强迫她与吴家麟划清界限,并且为她列出了两条路可供选择:与吴家麟离婚,可保留团籍,抑或保持与吴家麟关系,开除团籍。

汤翠芳远在香港的父母也让她至香港定居,但她深知此时吴家麟最需要自己,不忍离深爱的丈夫而去,惟愿与吴家麟长相厮守,同甘共苦。在层层压力面前,不肯屈服,就是不与吴家麟分手。他后来在回忆起那段艰难的日子时,对爱妻的感激之心仍溢于言表,“如果那时她弃我而去,那么我就不会有今天,甚至不会活到今天。在二十多年的艰难岁月里,她承受了一般妇女所承受不了的重大压力,平素争强好胜、不落人后的她,在那些年里不得不低下头来走路,夹着尾巴做人。因为她理解我,相信我,同情我,深深地爱着我,所以不仅不嫌弃我,还无微不至地关心我,照顾我。我们俩相依为命,相濡以沫,相亲相爱,相互鼓励。虽然那时外面的世界是‘风刀霜剑严相逼 ’,而我们的小家庭却幸福温馨,春意融融。真挚的爱温暖了我的心,成为我得精神支柱。”

这足见吴家麟与爱妻情意相投,互尊互爱,情深似海。汤翠芳支持吴家麟研究宪法、弘扬法治,自己在家独揽家务,相夫教子,默默耕耘,在吴家麟繁忙之际,还经常为他搜集和整理材料,修改抄写文稿,吴家麟有今日之成就,夫人实在功不可没。

原创文章,作者:fang88,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jiapu.com//wenhua/wenhua-20181213-58680.html

如果你也想能成为家族文史专家,有历史、文化、视频、相册资料需要分享,请 戳这里 告诉我们!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