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源流史话文化>贵州朱氏族人渔樵耕读的远古记忆

贵州朱氏族人渔樵耕读的远古记忆

浏览次数:  • 2018-12-13

在铜仁、安顺、毕节乃至四川、山东等外省地区生活繁衍的许多朱姓族人,都不会忘记“长碛桂花树”的故事,不会忘记那棵传说中枝桠直伸到河面的桂花树——它所在的土地深处,埋藏着朱氏族人的“根”。这个“长碛”,正是指贵州省遵义市凤冈县新建镇的长碛古寨。

站在观景台俯瞰长碛全景,在阳光的照射下,洪渡河闪烁着星辰般的奇异光彩,它盘绕着古寨,恰好形成一种天然的扇形结构。这幅河湾美景也被称为“玉水金盘”。要了解长碛的来历,弄明白“碛”的意义是关键。碛,就是指河边的沙石浅滩。在几千年的流水侵蚀下,洪渡河席卷大量河沙冲积上岸,形成扇形平原。数百年来,这条河佑护滋养着长碛,而这里的世代子民辛勤开垦,才有今日的良田片片。

进入古寨前,人们会看到一座用鹅卵石堆砌成的小岛。这就是碛岛,长碛古民垒石为岛用以放生鱼苗,故有放生岛之称。“碛岛”与“祈祷”谐音,表现了长碛古民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存理念,以及对鱼美年丰的美好愿景。

入寨可不容易。在过去,外来人要入古寨必先渡河,而要渡河,就得靠老百姓用石头搭建的“跳蹬”了,除此之外别无他路。这种方式别有一番惊险刺激的体验,途中望河水,只见水草丰茂、游鱼逍遥。如今为方便当地居民和游人行走,长碛新修了一条便道,然而从“跳蹬”过河入寨似乎仍然被人们偏爱。

古寨有许多古物,如于清道光年间修建的朱氏总祠、朱氏新祠、谢氏节孝坊,清光绪年间修建的禁渔古碑等。我们在古寨邂逅了八旬老者朱克文,他曾耗时三十五年追溯朱氏一族的历史,是当地最有声望、也最了解长碛历史源流的老前辈。热情好客的他请我们一行人到屋舍闲聊,慢悠悠地讲起了长碛的故事:元朝末年,朱寿可奉朝廷之命征讨夜郎。夜郎灭,一行人路经长碛,惊鸿一瞥,却见这样一幅如画美景:洪渡河静谧地流淌,河中鱼儿活蹦乱跳,岸上有一棵三人合围才能抱住的桂花树,枝繁叶茂,以至那散发着香味的枝桠都撑到了河边。朱寿可大喜,忙叫大家停下脚步,称此地是鱼米之乡,适宜居留。于是,朱氏家族从此定居长碛并世代繁衍下来,距今已有六百五十余年的历史了。这期间,因人丁兴旺,朱氏族人以长碛桂花树为记,逐渐分居至铜仁、安顺、毕节乃至四川、山西、河南等省份,从长碛移居的朱姓人口已达10余万人,历经数百年风雨,他们始终不忘长碛桂花树的恩荫。

朱克文老人告诉我们,朱氏一族家法严格,并且非常重视文化教育。在历史上,朱氏世袭土司官共连续任职十五代,达三百余年。“我的先辈流传下来一种自力更生、奋发图强、正直为人的精神,我的母亲这样教育我,我也这样教育我的儿孙。”我们看到朱克文居住的屋舍也称得上古宅了,庭院干净整洁,进屋前,老人发现地上有一个塑料袋,立即弯腰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门前有春联,看得出新贴不久,上联曰“世泽绵长莫如积德”,下联曰“家声克振还是读书”,横批是“家传忠孝”,可见,对于道德和文化,朱家人至今依然强调与重视。朱克文自己是一名水利工程师,曾获国家水利部表彰。他高兴地对我们说:“现在我家里已经出了六个大学生啦,年轻人,还是得多读书。”

从朱克文家走出,我们对长碛的认识也从眼前的美景深入到了长碛的文化。这里不仅有曲水、云山、烟霞、花海,更有浓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正因如此,长碛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为了留存悠久灿烂的农耕文化记忆,当地修建了“乡愁记忆馆”,在这里驻足凝视村民们耕地、榨油、织布的传统生产生活工具,难免令人对男耕女织、渔樵耕读的淡泊生活再次充满遐想……


原创文章,作者:fang88,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jiapu.com//wenhua/wenhua-20181213-58681.html

如果你也想能成为家族文史专家,有历史、文化、视频、相册资料需要分享,请 戳这里 告诉我们!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