孛术鲁姓

孛术鲁姓

孛术鲁孛术鲁、孛术律、博都哩,读音作bó shù lǔ,满语为Bosuru Hala、Bodori Hala,源于女真族,出自唐朝末期靺鞨族“通用三十姓”之粟末部孛术律氏,属于以氏族名称汉化为氏。世居索伦地区(今黑龙江嫩江),在清朝中叶以后多冠汉姓为博氏、鲁氏、范氏、花氏、卜氏、布氏等。
中文名
孛术鲁姓
读音作
bó shù lǔ
满语为
Bosuru Hala、Bodori Hala
源    于
女真族

孛术鲁姓基本介绍

孛术鲁[孛术鲁、孛术律、博都哩,读音作bó shù lǔ(ㄅㄛˊ ㄕㄨˋ ㄌㄨˇ),满语为“Bosuru”或“Bodori”]

孛术鲁姓姓氏渊源

单一渊源:源于女真族,出自唐朝末期靺鞨族“通用三十姓”之粟末部孛术律氏,属于以氏族名称汉化为氏。据史籍《皇朝通志·氏族略·满洲八旗姓》记载:女真族孛术律氏,源于唐朝末期女真“通用三十姓”之一的孛术律氏,在金国时期称孛术鲁氏,以姓为氏,满语为Bosuru Hala,汉义“突丘”,世居索伦地区(今黑龙江嫩江)。后有鄂温克族、部分满族转称为博都哩氏,满语为Bodori Hala。
在清朝中叶以后,满族孛术鲁氏多冠汉姓为余氏、范氏、孛氏等,而鄂温克族博都哩氏则多冠汉姓为博氏、鲁氏、范氏、花氏、卜氏、布氏等。

孛术鲁姓迁徙分布

孛术鲁氏复姓是满族、鄂温克族共有姓氏,今仍在称呼使用,亦多汉化为余氏、范氏、孛氏、博氏、鲁氏、花氏、卜氏、布氏等,分别融入各氏大家庭,多以辽东为郡望。

孛术鲁姓郡望堂号

孛术鲁姓郡望

辽东郡:在中国历史上,“辽东”这个称谓有四重意思:①、国名,战国时期燕国置郡,洽所在襄平(今辽宁辽阳),其时辖地在今辽宁省大凌河以东一带地区;西晋时期改为国;十六国时期的后燕末地入东海郡;北燕时期又复置辽东郡于今辽宁省西部一带地区;北齐时期废黜;到东汉安帝时分辽东、辽西两郡地置辽东属国都尉,治所在昌黎(今义县),其时辖地在今辽宁省西部大凌河中下游一带;三国时期的曹魏改为昌黎郡。②都司名,明朝洪武四年辛亥(公元1371年)置定辽都卫,明朝洪武八年乙卯(公元1375年)改为辽东都司,治所在定辽中卫(今辽宁辽阳),其时辖地为今辽宁省大部地区;自明正统后期因兀良哈诸族南移,渐失辽河套(今辽河中游两岸地);从明朝天启元年辛酉(公元1621年)至明朝崇祯十五年壬午(公元1642年)期间,全境为后金(清)所并。③军镇名,明朝“九边”之一,相当于辽东都司的辖境,主要是镇守总兵官驻广宁(今辽宁北镇),明朝隆庆元年丁卯(公元1567年)后冬季则移驻辽阳(今辽宁辽阳);明朝末期废黜。④地区名,泛指辽河以东地区。

孛术鲁姓堂号

辽东堂:以望立堂。

孛术鲁姓历史名人

孛术鲁姓孛术鲁·定方

(公元1118~1162年),女真族,本名孛术鲁·阿海;内吉河人。著名金国将领。据史籍《金史》记载:孛术鲁·定方材勇绝伦,海陵王完颜亮素闻其名。
金天德初年(公元1149年),海陵王完颜亮召授孛术鲁·定方为武义将军,充护卫。数月后转十人长,迁宿直将军,赐予甚厚。寻为殿前右卫将军,又三月,擢殿前右副点检,世袭猛安,改左副点检。出为河南尹,改彰德军节度使。海陵南伐,定方为神勇军都总管。
金大定二年(公元1162年),宋军攻陷汝州,河南统军使宗尹遣孛术鲁·定方将兵四千往取之。汝州东南及北面皆山林险阻,不可以骑军战。是时,宋兵由鸦路出没,孛术鲁·定方至襄城,得敌虚实,遂牒谕汝州属县曰:“我率许州戍兵十二万径取汝州,尔等可备粮草二十万,使人扬言欲据要路绝宋兵往来。”既而孛术鲁·定方引兵趋鸦路,宋人闻之,果弃城遁去。孛术鲁·定方进至鲁山境,知宋兵已去,遂遣轻骑二百追至布裤叉,击败之,遂复汝州。授凤翔尹。宋人阻边,以本职行河南道军马副统,孛术鲁·定方率步骑六万,将由寿州进军,次亳州。宋军将领李世辅攻陷宿州,孛术鲁·定方从左副元帅志宁战于城下。时天大暑,孛术鲁·定方督战,驰突敌阵中,出入数四,渴甚,因出阵下马取水,为宋军乘机毙之,终年四十四。上闻而悯之,诏有司致祭,赙银五百两、重彩二十端,赠金紫光禄大夫

孛术鲁姓孛术鲁·阿鲁罕

孛术鲁·阿鲁罕:(生卒年待考),女真族;隆州琶离葛山人(今山西祁县)。著名金国参知政事:孛术鲁·阿鲁罕在八岁时,选习契丹字,再选习女直字。既壮,为黄龙府路万户令史。
金贞元二年(公元1154年),试外路胥吏三百人补随朝,孛术鲁·阿鲁罕在第一,补宗正府令史。累擢尚书省令史。仆散忠义讨窝斡,辟置幕府,掌边关文字,甚见信任。窝斡既平,孛术鲁·阿鲁罕招集散亡,复业者数万人。复从忠义伐宋,屡入奏事,论列可否。上谓宰相曰:“阿鲁罕所言,可行者即行之。”宋人请和,忠义使孛术鲁·阿鲁罕往。和议定,孛术鲁·阿鲁罕入奏,赐银百两、重彩十端。忠义荐孛术鲁·阿鲁罕有才干,可任尚书省都事,诏以为大理司直。未几,授尚书省都事,除同知顺天军节度事。纥石烈志宁北巡,阿鲁罕摄左右司郎中。还朝,除刑部员外郎,再迁侍御史。上问纥石烈良弼曰:“阿鲁罕何如人也?”对曰:“有干材,持心忠正,出言不阿顺。”数日,迁劝农副使,兼同修国史,侍御史如故。改右司郎中。奏请徙河南戍军屯营城中者于十里外,从之。迁吏部侍郎,附山东统军都监,徙置河南八猛安。迁武胜军节度使。入为吏部尚书,改西南路招讨使。有司督本路猛安人户所贷官粟,孛术鲁·阿鲁罕乞俟丰年,从之。军人有以甲叶贸易诸物,天德榷场及界外岁采铜矿,或因私挟兵铁与之市易,皆一切禁绝之。上番军不许用亲戚、奴婢及佣雇者,营堑损圮以时葺治,不与所部猛安谋克会宴,故兵民皆畏爱之。上谓太尉守道曰:“阿鲁罕及上京留守完颜乌里也皆起身胥吏,阿鲁罕为人沉厚,其贤过之。”改陕西路统军使兼京兆尹。陕西军籍有阙,旧例用子弟补充,而材多不堪用,孛术鲁·阿鲁罕于阿里喜旗鼓手内选补。军人以春牧马,经夏不收饲,瘠弱多死,孛术鲁·阿鲁罕命以时收秣之,故死损者少。仍春秋督阅军士骑射,以严武备。终南采漆者,节其期限,检其出入,以防奸细。上谓宰相曰:“阿鲁罕所至称治,陕西政绩尤著,用之虽迟,亦可得数年力也。”召为参知政事,命条上天德、陕西行事,上称善。以疾乞致仕,除北京留守,卒。
史籍《金史》赞曰:“君子听磬声,则思死封疆之臣……疆埸之事,慎守其一而备其不虞。”

孛术鲁姓博都哩·塔尔岱

博都哩·塔尔岱:(公元?~1756年待考),满族;满洲镶黄旗人(齐齐哈尔)。著名清朝都统。
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蒙古噶尔丹·策零反叛清廷,博都哩·塔尔岱以领催从副都统博济西参加纳特和河之役,他率马队四十骑先行,迫使敌方千人投降,得巴图鲁勇号。
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博都哩·塔尔岱补防御,在引见时,雍正皇帝识其名,称之为“卓绝健全的好汉”,随即升为佐领。
清雍正五年(公元1727年),博都哩·塔尔岱又以索伦总管入巍,提升伯都讷副都统,乾清门御前侍卫上行走,并赏给玄狐帽、貂褂,蟒缎,银五千两。继而调任宁古塔副都境。
清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农历6月,博都哩·塔尔岱率兵两千从靖远大将军傅尔丹征厄鲁特蒙古准噶尔噶尔丹策零。
清雍正九年(公元1731年)农历8月,清军会师于科布多。策零遣将伪降,诡称内部已经离心,且与哈萨克叠战经年,马驼赢弱,不堪袭击。傅尔丹闻知立欲趋军急进,从征诸将帅咸进谏不可轻信俘虏片言突入敌垒,滥行黩武。但傅尔丹拒而不纳众谏,严令整军以进。主事何溥执辔再谏,傅尔丹斥之曰:“蕞尔竖儒,安识兵家事!”以鞭挥何手而去。精军出境行数里,不见敌垒,适获侦者,称敌在傅克托岭。傅尔丹立即遣副都统苏图往剿,未数里,闻远处有胡笳声。再行,见毡裘四合如黑云蔽日。傅尔丹至此始悟巳中敌计,连忙挥军东移,遂陷于和通脑尔(和通泊,今蒙古布彦图)。翻都统定寿、马尔齐见状率师援苏,双方既交锋,狂风骤起,雨雹俱下,清军浴血奋战,因无后援,定寿、苏图均殁于阵。副都统西弥赖又率本部出援,亦兵溃身殉。敌乘胜急攻清军大营,傅尔丹举止失措,副将军达福、查纳弼及巴赛皆战死,侍郎永国、副都统戴豪、海兰亦均自尽,清军几乎全军覆没。此时,博都哩·塔尔岱冒锋矢突围出,中枪穿胫,直殷征衫,蒙古医为之治伤,以羊皮蒙之,三日始起。后即护卫傅尔丹退走,敌军尾蹑疾追,塔尔岱迎战于哈尔哈那台河,在激战中其颈、胸,腰,胯俱被枪伤昏厥落马,所乘马亦受重伤。时部卒溃散,独受伤之马留守其旁。待博都哩·塔尔岱复苏,驮之至科布多,时傅尔丹巳先到刘日。事闻于朝,雍正皇帝革去傅尔丹大将军职,以顺承郡王锡保代之。又命博都哩·塔尔岱还宁古塔副都统任养伤。塔上疏盲;“大兵正值灭寇之期,是臣雪耻之日。现在残败还乡,何颜见七十有七之老母。”雍正皇帝嘉其忠孝,晋升为内大臣、参赞靖边将军军务。
清雍正十年(公元1732年)秋,噶尔丹·策零袭喀尔喀。博都哩·塔尔岱奉命同喀尔喀亲王策凌与之战于额尔德尼昭(今蒙古巴彦沮都尔),清军乘暮强攻,呼声震撼大漠,斩首万余,策零尽弃辐重,牲畜宵遁。博都哩·塔尔岱追杀至堆河,因锡保拥兵不敢夹攻,致使策零乘隙逃逸。捷报至京,诏授博都哩·塔尔岱为黑龙江将军,统领军营东三省官兵,命平郡王福彭代锡保,以策凌,塔尔岱为左,右副将军
乾隆元年(公元1736年),准噶尔遣使乞和,战事结束,予博都哩·塔尔岱三等轻车都尉世职。不久,博都哩·塔尔岱因病辞官退休,仍享将军全俸。
清乾隆六年(公元1741年),乾隆大帝木兰围场举行秋弥大典,博都哩·塔尔岱驰赴围场扈猜,乾隆大帝喜而赐诗宠之。博都哩·塔尔岱幼未读书,稍长从军,以忠勇名于时,和通脑尔之战,身受重伤,赖所乘黄马免于死。事闻于朝廷,赐予黄绒笼头、银牌及鄂勒哲伊图阿尔萨朗称号(长寿之狮)。博都哩·塔尔岱辞官之后,黄马犹在,主管部门按月发给草料养之。博都哩·塔尔岱病逝后,赐谥号“勇壮”。
博都哩·塔尔岱是清朝时期唯一的齐齐哈尔籍黑龙江将军,其墓在齐齐哈尔青云街,可惜今已不存。

孛术鲁姓博都哩·和伦

博都哩·和伦:(生卒年待考),满族。著名清朝总兵。

孛术鲁姓满族孛术鲁姓介绍

满族姓氏转变为汉姓的过程
满族的姓氏在满语里面是HALA(哈拉),意思就是姓氏,而且表示是有血缘的集团;另外一个是MOKUN(莫昆),意思是家族,表示的是姓氏的分支。民族姓氏的来源与沿革,是民族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然而现在几乎没有满族人使用满族姓氏了,因为绝大多数的人已经不再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家族的姓氏了,这对民族学的研究会起到阻碍作用,对满族人自己来说也是极大的遗憾。同一个哈拉的人都是父辈直系下来的有血缘关系的人,同一个莫昆的人是有亲缘关系但不是父辈直系下来的人。今天,或许我们不再需要用哈拉和莫昆来进行区别了;但实际上我们一直没有改变过区分亲缘关系的判断依据。最为可惜的是,我们不再使用能够代表我们自己民族、自己身份以及自己家庭关系的姓氏名称来称呼自己了。我们需要判断自己的历史的时候,总要翻阅厚厚的家谱。 满族姓氏为什么变成汉姓了呢?清雍正年间,国家励精图治,满族人民和汉族人民已经能够更加和睦的相处了。这时候,汉族名字风行的程度超呼想象,朝廷内员的满族大臣也有风靡汉姓的潮流。因为汉姓的简短和单一性更利于各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于是满族人从八旗贵胄开始最先流行改汉姓。雍正皇帝在位期间曾多次意欲阻挠满洲大臣以及贵族改满姓为汉姓,但是屡禁不止,后来就暂停了对满洲人改汉姓的限制,成了默许的行为。 当时改汉姓只是一个苗头,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雍正年间虽然还是奉行国语(满语)骑射,但是问鼎中原之后,清朝统治阶级以及八旗贵胄对汉文化的大量吸收,以及用儒家文化来弱化思想的统治转变,证明了清朝初期加速封建化的作为对满族遗失民族特点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满族在清朝时期养尊处优的政治地位以及文化从龙思想都更加推波助澜地锐化了这一矛盾。
那么满族姓氏是如何按照习惯变成汉姓的呢?这个学问很深,有的是按照字面的读音而直接变换,也就是俗称的音译,有的是按照哈拉和莫昆的政治地位来决定的,有的是依据满族以地为氏(姓氏)的习惯来变更,有的则完全就是根据八旗满洲的氏族通谱或者家族被赐姓来择定的。 满族姓氏变成汉姓的确是满族的一大遗憾,不过遗憾也可以弥补。在我们的下一代或者下下一代,一定又会出现保留着民族特色,使用满族姓氏的后裔。这一批人如果能够使用民族姓氏,那么民族意识会比我们更高更强。满族的民族姓氏又会被重新挖掘和研究。
满族的信仰
古代满族信仰萨满教,神职人员分为管祭祀的家萨满和跳神的萨满。以后,受佛教、道教和儒家思想影响,崇拜对象变得多元化。一般满族家中供有观世音、关公、楚霸王神位,还喜欢供一个“锁头妈妈”,用麻线栓一支箭在门头,一年祭三、四次,祭时一般在晚上把箭头拿下来,摸黑磕头,祈求“锁头妈妈”保祜一家平安。 早期满族人信奉萨满教。萨满是“巫”的意思,是多神论。萨满教信奉世界为三层,上层为“天堂”,诸神所居:中层为人类所居;下层为“地狱”,鬼神所居。人类的祸福是诸神赐给的。 猎人离家外出捕猎,要祷告诸神。祷告猎神,求得能多捕获一些猎物;祷告路神,求得在密山中不迷路;祷告福神,求得在山里少受痛苦。 早期满族人敬的神多达一百多种,大多是女神,只有几个是男神。经常出现的男神是猎神。各种神都有偶像,有的是泥塑的,有的是木制的,也有用布缝的。猎神身材魁梧,佩带弓箭,嘴边还有两缕小胡,形象逼真。 猎人祭神的时候,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先竖起一个杆子,再用土堆起一个高两米的土台子,猎人排到台前,推选一位有威望的长者,在土台上钉牲祭祀,祷告诸神,然后奔向山区。萨满教是一种原始多神教。我国北方各民族原来都信仰过萨满教。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承受着社会与经济的变迁,这种教在许多民族中已被佛教(喇嘛教)和伊斯兰教所取代。惟有满族、鄂伦春族、达斡尔族等,直到解放时还信仰它。萨满教有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等内容和祭祀活动仪式。 满族先人对自然的崇拜是同狩猎生活和采集生活联系在一起的。在这种条件下,衣食都取之于野兽,人们把狩猎所获取的野兽,视为主宰野兽的“神灵”的恩赐,因而加以崇拜。 满族的先人当时还不理解人类的起源,认为某种动物与他们的氏族有着血缘联系,于是视作自己的祖先,因而对它加以崇拜,这叫作图腾崇拜。 满族的先人,随着灵魂观念的发展,逐渐形成对死者及周年的悼念活动。于是有了自己的祖先的“神”。
人们既然创造了这些被崇拜的神,必然把自己的安危与福祸寄托在这些神的身上。于是逐渐形成祈求“神灵”的各种祭祀活动。这便产生了交往于人和神之间的使者——萨满。 萨满教信仰的“神”有几十种,其中属于自然崇拜的“神”有天神、地神、风神、雨神雷神、火神。还有来源于众多动物名目的神。所有这些“神”,都有自己的偶体和偶像。比如“熊神”是以一张熊皮为其偶体。有的削木为偶,有的以石为偶,有的把被崇拜的“神”绘制在纸上或布上。 这些偶像还不是真正的“神”,只能做为象征而存在,要通过这些偶像与真正的“神”打交道,需要能通“神”的萨满。可见萨满是古代社会中作为现实世界和超自然的世界之间的交往者。萨满非世袭,上一代萨满死后相隔数年后,产生出下一代萨满。新萨满被认为是上一代萨满的“神灵”选择的。因而婴儿出生时未脱胞者、神经错乱者、久病不愈者,被认为是当萨满的征兆。学习当萨满者,要学会祭神的祷词,熟悉萨满宗教活动的内容。最后考试时,跳得神智不清,才被认定这是萨满“神灵”已附体,这才取得进行宗教活动的资格。 萨满必须有“神帽”、“神衣”、“神鼓”等一套用具。“神帽”以铜条或铁条为帽架,帽顶前侧有一只铜制的,后侧是两根铜制鹿角,角叉的多少表明萨满的品级。“神衣”是紧身对襟长袍,一般用鹿皮制作,周身上下缀有铜镜、小镜、腰铃等。下身后侧是飘带。“神鼓”以板条做鼓边,用山羊皮、小牛皮或狍皮做鼓面。此外还有神刀、神杖等用具。萨满跳起”神来,有节奏地敲“神鼓”,大小铜镜和腰铃相击作响,飘带四飞,俨然如沙场上的勇士,用以显示“神灵”的威严。
萨满的宗教活动职能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声称“消除灾祸,保佑人的安全”,为祭家消除灾祸。第二,声称“为病人祭神驱鬼”,这是萨满经常性的宗教活动。根据患者的症状,如果认为是“外来的鬼”致病时,在大门外或村边上生起篝火,萨满在篝火边“跳神”,并做象征性的射击,表示“驱鬼”。如果认为是触犯某一种神致病时,便杀猪、杀牛或杀羊进行祭礼,由萨满主持献祭,“请求神的宽恕”。遇到病危的患者,认为其“灵魂”已经离开肉体,到了“阴间世界”,便在夜间祭祀,萨满的“神”到“阴间”把病人的“魂”带回来附还于肉体。据说不管你患了何种病,病情多么严重,萨满都可以用不同的办法给你治好。第三,声称能“祈求生产丰收”。不同地区的生产活动方式不同,祈求生产丰收的宗教活动的形式也不同。狩猎的人长期捕获不着野兽时便供祭萨满的“神”。祭祀时先用柳条做成鹿、猪等模型,萨满披挂上阵,做拉弓射箭的模样,于是鹿、猪模型纷纷射倒,这时猎人便可以上山,据说马上便能获得大批猎物。如果遇到旱灾、虫灾或水灾。萨满当然也有办法,他们又披挂起来,去祭祀“河神”、“虫神”,于是便风调雨顺,害虫绝迹,牲畜兴旺,五谷丰登。
萨满向每一种“神”祈祷,都有不同的祷词。祷词中有各种“神”出身历史、丰功伟绩以及这位神仙的性情爱好等,从而使每一种神都有了各自不同的“高大形象”。祭祀不同的“神”都有不同的祭祀方式。有的“神”在白天供祭,有的“神”必须在夜间供祭,有的“神”需在室内供祭,有的“神”必须在野外供祭,有的“神”喜欢猪、羊、牛等家畜,有的“神”则喜欢飞禽或鱼类。供品一定要适合“神”的不同口味,供错了不但不灵,还会引起“神”的愤怒,带来灾难。萨满的宗教活动不仅使萨满教的内容更加复杂化。而且使各种“神”的形象也定型化了。

孛术鲁姓八旗满洲氏族通谱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八十卷,清代弘昼、鄂尔泰福敏徐元梦等奉清高宗弘历之赦编纂,始于雍正十三年(1735),竣于乾隆九年(1744),书中辑录了除清代皇室爱新觉罗氏以外的满洲姓氏,记其归顺爱新觉罗氏的时间、原籍何地、官阶及勋绩情况,全书共录姓氏1114个,每姓氏中勋业最著者立传;事迹不显者亦简记之,称为“附载”。立传着2240人,附载者4938人,共7178人。无论是立传者还是附载者,其子孙有业绩者亦附记于后,加上这些子孙,全书记录清乾隆以前的八旗人物超过二万人。因此,该书不仅是一部了解满洲姓氏及八旗的书,也是一部了解清初任务的书,是研究明末清初东北民族分布、民族关系、满族族源,以及研究清史,查找清代任务的重要资料。是各图书馆及教学科研人员所必备的工具书。此书自修成以来,只乾隆时宫内武英殿刻印过一次。具有珍贵的史料价格,现在由辽海出版社(原辽宁古籍出版社)出版,定价300元。

孛术鲁姓

孛术鲁孛术鲁、孛术律、博都哩,读音作bó shù lǔ,满语为Bosuru Hala、Bodori Hala,源于女真族,出自唐朝末期靺鞨族“通用三十姓”之粟末部孛术律氏,属于以氏族名称汉化为氏。世居索伦地区(今黑龙江嫩江),在清朝中叶以后多冠汉姓为博氏、鲁氏、范氏、花氏、卜氏、布氏等。
中文名
孛术鲁姓
读音作
bó shù lǔ
满语为
Bosuru Hala、Bodori Hala
源    于
女真族

孛术鲁姓基本介绍

孛术鲁[孛术鲁、孛术律、博都哩,读音作bó shù lǔ(ㄅㄛˊ ㄕㄨˋ ㄌㄨˇ),满语为“Bosuru”或“Bodori”]

孛术鲁姓姓氏渊源

单一渊源:源于女真族,出自唐朝末期靺鞨族“通用三十姓”之粟末部孛术律氏,属于以氏族名称汉化为氏。据史籍《皇朝通志·氏族略·满洲八旗姓》记载:女真族孛术律氏,源于唐朝末期女真“通用三十姓”之一的孛术律氏,在金国时期称孛术鲁氏,以姓为氏,满语为Bosuru Hala,汉义“突丘”,世居索伦地区(今黑龙江嫩江)。后有鄂温克族、部分满族转称为博都哩氏,满语为Bodori Hala。
在清朝中叶以后,满族孛术鲁氏多冠汉姓为余氏、范氏、孛氏等,而鄂温克族博都哩氏则多冠汉姓为博氏、鲁氏、范氏、花氏、卜氏、布氏等。

孛术鲁姓迁徙分布

孛术鲁氏复姓是满族、鄂温克族共有姓氏,今仍在称呼使用,亦多汉化为余氏、范氏、孛氏、博氏、鲁氏、花氏、卜氏、布氏等,分别融入各氏大家庭,多以辽东为郡望。

孛术鲁姓郡望堂号

孛术鲁姓郡望

辽东郡:在中国历史上,“辽东”这个称谓有四重意思:①、国名,战国时期燕国置郡,洽所在襄平(今辽宁辽阳),其时辖地在今辽宁省大凌河以东一带地区;西晋时期改为国;十六国时期的后燕末地入东海郡;北燕时期又复置辽东郡于今辽宁省西部一带地区;北齐时期废黜;到东汉安帝时分辽东、辽西两郡地置辽东属国都尉,治所在昌黎(今义县),其时辖地在今辽宁省西部大凌河中下游一带;三国时期的曹魏改为昌黎郡。②都司名,明朝洪武四年辛亥(公元1371年)置定辽都卫,明朝洪武八年乙卯(公元1375年)改为辽东都司,治所在定辽中卫(今辽宁辽阳),其时辖地为今辽宁省大部地区;自明正统后期因兀良哈诸族南移,渐失辽河套(今辽河中游两岸地);从明朝天启元年辛酉(公元1621年)至明朝崇祯十五年壬午(公元1642年)期间,全境为后金(清)所并。③军镇名,明朝“九边”之一,相当于辽东都司的辖境,主要是镇守总兵官驻广宁(今辽宁北镇),明朝隆庆元年丁卯(公元1567年)后冬季则移驻辽阳(今辽宁辽阳);明朝末期废黜。④地区名,泛指辽河以东地区。

孛术鲁姓堂号

辽东堂:以望立堂。

孛术鲁姓历史名人

孛术鲁姓孛术鲁·定方

(公元1118~1162年),女真族,本名孛术鲁·阿海;内吉河人。著名金国将领。据史籍《金史》记载:孛术鲁·定方材勇绝伦,海陵王完颜亮素闻其名。
金天德初年(公元1149年),海陵王完颜亮召授孛术鲁·定方为武义将军,充护卫。数月后转十人长,迁宿直将军,赐予甚厚。寻为殿前右卫将军,又三月,擢殿前右副点检,世袭猛安,改左副点检。出为河南尹,改彰德军节度使。海陵南伐,定方为神勇军都总管。
金大定二年(公元1162年),宋军攻陷汝州,河南统军使宗尹遣孛术鲁·定方将兵四千往取之。汝州东南及北面皆山林险阻,不可以骑军战。是时,宋兵由鸦路出没,孛术鲁·定方至襄城,得敌虚实,遂牒谕汝州属县曰:“我率许州戍兵十二万径取汝州,尔等可备粮草二十万,使人扬言欲据要路绝宋兵往来。”既而孛术鲁·定方引兵趋鸦路,宋人闻之,果弃城遁去。孛术鲁·定方进至鲁山境,知宋兵已去,遂遣轻骑二百追至布裤叉,击败之,遂复汝州。授凤翔尹。宋人阻边,以本职行河南道军马副统,孛术鲁·定方率步骑六万,将由寿州进军,次亳州。宋军将领李世辅攻陷宿州,孛术鲁·定方从左副元帅志宁战于城下。时天大暑,孛术鲁·定方督战,驰突敌阵中,出入数四,渴甚,因出阵下马取水,为宋军乘机毙之,终年四十四。上闻而悯之,诏有司致祭,赙银五百两、重彩二十端,赠金紫光禄大夫

孛术鲁姓孛术鲁·阿鲁罕

孛术鲁·阿鲁罕:(生卒年待考),女真族;隆州琶离葛山人(今山西祁县)。著名金国参知政事:孛术鲁·阿鲁罕在八岁时,选习契丹字,再选习女直字。既壮,为黄龙府路万户令史。
金贞元二年(公元1154年),试外路胥吏三百人补随朝,孛术鲁·阿鲁罕在第一,补宗正府令史。累擢尚书省令史。仆散忠义讨窝斡,辟置幕府,掌边关文字,甚见信任。窝斡既平,孛术鲁·阿鲁罕招集散亡,复业者数万人。复从忠义伐宋,屡入奏事,论列可否。上谓宰相曰:“阿鲁罕所言,可行者即行之。”宋人请和,忠义使孛术鲁·阿鲁罕往。和议定,孛术鲁·阿鲁罕入奏,赐银百两、重彩十端。忠义荐孛术鲁·阿鲁罕有才干,可任尚书省都事,诏以为大理司直。未几,授尚书省都事,除同知顺天军节度事。纥石烈志宁北巡,阿鲁罕摄左右司郎中。还朝,除刑部员外郎,再迁侍御史。上问纥石烈良弼曰:“阿鲁罕何如人也?”对曰:“有干材,持心忠正,出言不阿顺。”数日,迁劝农副使,兼同修国史,侍御史如故。改右司郎中。奏请徙河南戍军屯营城中者于十里外,从之。迁吏部侍郎,附山东统军都监,徙置河南八猛安。迁武胜军节度使。入为吏部尚书,改西南路招讨使。有司督本路猛安人户所贷官粟,孛术鲁·阿鲁罕乞俟丰年,从之。军人有以甲叶贸易诸物,天德榷场及界外岁采铜矿,或因私挟兵铁与之市易,皆一切禁绝之。上番军不许用亲戚、奴婢及佣雇者,营堑损圮以时葺治,不与所部猛安谋克会宴,故兵民皆畏爱之。上谓太尉守道曰:“阿鲁罕及上京留守完颜乌里也皆起身胥吏,阿鲁罕为人沉厚,其贤过之。”改陕西路统军使兼京兆尹。陕西军籍有阙,旧例用子弟补充,而材多不堪用,孛术鲁·阿鲁罕于阿里喜旗鼓手内选补。军人以春牧马,经夏不收饲,瘠弱多死,孛术鲁·阿鲁罕命以时收秣之,故死损者少。仍春秋督阅军士骑射,以严武备。终南采漆者,节其期限,检其出入,以防奸细。上谓宰相曰:“阿鲁罕所至称治,陕西政绩尤著,用之虽迟,亦可得数年力也。”召为参知政事,命条上天德、陕西行事,上称善。以疾乞致仕,除北京留守,卒。
史籍《金史》赞曰:“君子听磬声,则思死封疆之臣……疆埸之事,慎守其一而备其不虞。”

孛术鲁姓博都哩·塔尔岱

博都哩·塔尔岱:(公元?~1756年待考),满族;满洲镶黄旗人(齐齐哈尔)。著名清朝都统。
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蒙古噶尔丹·策零反叛清廷,博都哩·塔尔岱以领催从副都统博济西参加纳特和河之役,他率马队四十骑先行,迫使敌方千人投降,得巴图鲁勇号。
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博都哩·塔尔岱补防御,在引见时,雍正皇帝识其名,称之为“卓绝健全的好汉”,随即升为佐领。
清雍正五年(公元1727年),博都哩·塔尔岱又以索伦总管入巍,提升伯都讷副都统,乾清门御前侍卫上行走,并赏给玄狐帽、貂褂,蟒缎,银五千两。继而调任宁古塔副都境。
清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农历6月,博都哩·塔尔岱率兵两千从靖远大将军傅尔丹征厄鲁特蒙古准噶尔噶尔丹策零。
清雍正九年(公元1731年)农历8月,清军会师于科布多。策零遣将伪降,诡称内部已经离心,且与哈萨克叠战经年,马驼赢弱,不堪袭击。傅尔丹闻知立欲趋军急进,从征诸将帅咸进谏不可轻信俘虏片言突入敌垒,滥行黩武。但傅尔丹拒而不纳众谏,严令整军以进。主事何溥执辔再谏,傅尔丹斥之曰:“蕞尔竖儒,安识兵家事!”以鞭挥何手而去。精军出境行数里,不见敌垒,适获侦者,称敌在傅克托岭。傅尔丹立即遣副都统苏图往剿,未数里,闻远处有胡笳声。再行,见毡裘四合如黑云蔽日。傅尔丹至此始悟巳中敌计,连忙挥军东移,遂陷于和通脑尔(和通泊,今蒙古布彦图)。翻都统定寿、马尔齐见状率师援苏,双方既交锋,狂风骤起,雨雹俱下,清军浴血奋战,因无后援,定寿、苏图均殁于阵。副都统西弥赖又率本部出援,亦兵溃身殉。敌乘胜急攻清军大营,傅尔丹举止失措,副将军达福、查纳弼及巴赛皆战死,侍郎永国、副都统戴豪、海兰亦均自尽,清军几乎全军覆没。此时,博都哩·塔尔岱冒锋矢突围出,中枪穿胫,直殷征衫,蒙古医为之治伤,以羊皮蒙之,三日始起。后即护卫傅尔丹退走,敌军尾蹑疾追,塔尔岱迎战于哈尔哈那台河,在激战中其颈、胸,腰,胯俱被枪伤昏厥落马,所乘马亦受重伤。时部卒溃散,独受伤之马留守其旁。待博都哩·塔尔岱复苏,驮之至科布多,时傅尔丹巳先到刘日。事闻于朝,雍正皇帝革去傅尔丹大将军职,以顺承郡王锡保代之。又命博都哩·塔尔岱还宁古塔副都统任养伤。塔上疏盲;“大兵正值灭寇之期,是臣雪耻之日。现在残败还乡,何颜见七十有七之老母。”雍正皇帝嘉其忠孝,晋升为内大臣、参赞靖边将军军务。
清雍正十年(公元1732年)秋,噶尔丹·策零袭喀尔喀。博都哩·塔尔岱奉命同喀尔喀亲王策凌与之战于额尔德尼昭(今蒙古巴彦沮都尔),清军乘暮强攻,呼声震撼大漠,斩首万余,策零尽弃辐重,牲畜宵遁。博都哩·塔尔岱追杀至堆河,因锡保拥兵不敢夹攻,致使策零乘隙逃逸。捷报至京,诏授博都哩·塔尔岱为黑龙江将军,统领军营东三省官兵,命平郡王福彭代锡保,以策凌,塔尔岱为左,右副将军
乾隆元年(公元1736年),准噶尔遣使乞和,战事结束,予博都哩·塔尔岱三等轻车都尉世职。不久,博都哩·塔尔岱因病辞官退休,仍享将军全俸。
清乾隆六年(公元1741年),乾隆大帝木兰围场举行秋弥大典,博都哩·塔尔岱驰赴围场扈猜,乾隆大帝喜而赐诗宠之。博都哩·塔尔岱幼未读书,稍长从军,以忠勇名于时,和通脑尔之战,身受重伤,赖所乘黄马免于死。事闻于朝廷,赐予黄绒笼头、银牌及鄂勒哲伊图阿尔萨朗称号(长寿之狮)。博都哩·塔尔岱辞官之后,黄马犹在,主管部门按月发给草料养之。博都哩·塔尔岱病逝后,赐谥号“勇壮”。
博都哩·塔尔岱是清朝时期唯一的齐齐哈尔籍黑龙江将军,其墓在齐齐哈尔青云街,可惜今已不存。

孛术鲁姓博都哩·和伦

博都哩·和伦:(生卒年待考),满族。著名清朝总兵。

孛术鲁姓满族孛术鲁姓介绍

满族姓氏转变为汉姓的过程
满族的姓氏在满语里面是HALA(哈拉),意思就是姓氏,而且表示是有血缘的集团;另外一个是MOKUN(莫昆),意思是家族,表示的是姓氏的分支。民族姓氏的来源与沿革,是民族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然而现在几乎没有满族人使用满族姓氏了,因为绝大多数的人已经不再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家族的姓氏了,这对民族学的研究会起到阻碍作用,对满族人自己来说也是极大的遗憾。同一个哈拉的人都是父辈直系下来的有血缘关系的人,同一个莫昆的人是有亲缘关系但不是父辈直系下来的人。今天,或许我们不再需要用哈拉和莫昆来进行区别了;但实际上我们一直没有改变过区分亲缘关系的判断依据。最为可惜的是,我们不再使用能够代表我们自己民族、自己身份以及自己家庭关系的姓氏名称来称呼自己了。我们需要判断自己的历史的时候,总要翻阅厚厚的家谱。 满族姓氏为什么变成汉姓了呢?清雍正年间,国家励精图治,满族人民和汉族人民已经能够更加和睦的相处了。这时候,汉族名字风行的程度超呼想象,朝廷内员的满族大臣也有风靡汉姓的潮流。因为汉姓的简短和单一性更利于各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于是满族人从八旗贵胄开始最先流行改汉姓。雍正皇帝在位期间曾多次意欲阻挠满洲大臣以及贵族改满姓为汉姓,但是屡禁不止,后来就暂停了对满洲人改汉姓的限制,成了默许的行为。 当时改汉姓只是一个苗头,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雍正年间虽然还是奉行国语(满语)骑射,但是问鼎中原之后,清朝统治阶级以及八旗贵胄对汉文化的大量吸收,以及用儒家文化来弱化思想的统治转变,证明了清朝初期加速封建化的作为对满族遗失民族特点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满族在清朝时期养尊处优的政治地位以及文化从龙思想都更加推波助澜地锐化了这一矛盾。
那么满族姓氏是如何按照习惯变成汉姓的呢?这个学问很深,有的是按照字面的读音而直接变换,也就是俗称的音译,有的是按照哈拉和莫昆的政治地位来决定的,有的是依据满族以地为氏(姓氏)的习惯来变更,有的则完全就是根据八旗满洲的氏族通谱或者家族被赐姓来择定的。 满族姓氏变成汉姓的确是满族的一大遗憾,不过遗憾也可以弥补。在我们的下一代或者下下一代,一定又会出现保留着民族特色,使用满族姓氏的后裔。这一批人如果能够使用民族姓氏,那么民族意识会比我们更高更强。满族的民族姓氏又会被重新挖掘和研究。
满族的信仰
古代满族信仰萨满教,神职人员分为管祭祀的家萨满和跳神的萨满。以后,受佛教、道教和儒家思想影响,崇拜对象变得多元化。一般满族家中供有观世音、关公、楚霸王神位,还喜欢供一个“锁头妈妈”,用麻线栓一支箭在门头,一年祭三、四次,祭时一般在晚上把箭头拿下来,摸黑磕头,祈求“锁头妈妈”保祜一家平安。 早期满族人信奉萨满教。萨满是“巫”的意思,是多神论。萨满教信奉世界为三层,上层为“天堂”,诸神所居:中层为人类所居;下层为“地狱”,鬼神所居。人类的祸福是诸神赐给的。 猎人离家外出捕猎,要祷告诸神。祷告猎神,求得能多捕获一些猎物;祷告路神,求得在密山中不迷路;祷告福神,求得在山里少受痛苦。 早期满族人敬的神多达一百多种,大多是女神,只有几个是男神。经常出现的男神是猎神。各种神都有偶像,有的是泥塑的,有的是木制的,也有用布缝的。猎神身材魁梧,佩带弓箭,嘴边还有两缕小胡,形象逼真。 猎人祭神的时候,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先竖起一个杆子,再用土堆起一个高两米的土台子,猎人排到台前,推选一位有威望的长者,在土台上钉牲祭祀,祷告诸神,然后奔向山区。萨满教是一种原始多神教。我国北方各民族原来都信仰过萨满教。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承受着社会与经济的变迁,这种教在许多民族中已被佛教(喇嘛教)和伊斯兰教所取代。惟有满族、鄂伦春族、达斡尔族等,直到解放时还信仰它。萨满教有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等内容和祭祀活动仪式。 满族先人对自然的崇拜是同狩猎生活和采集生活联系在一起的。在这种条件下,衣食都取之于野兽,人们把狩猎所获取的野兽,视为主宰野兽的“神灵”的恩赐,因而加以崇拜。 满族的先人当时还不理解人类的起源,认为某种动物与他们的氏族有着血缘联系,于是视作自己的祖先,因而对它加以崇拜,这叫作图腾崇拜。 满族的先人,随着灵魂观念的发展,逐渐形成对死者及周年的悼念活动。于是有了自己的祖先的“神”。
人们既然创造了这些被崇拜的神,必然把自己的安危与福祸寄托在这些神的身上。于是逐渐形成祈求“神灵”的各种祭祀活动。这便产生了交往于人和神之间的使者——萨满。 萨满教信仰的“神”有几十种,其中属于自然崇拜的“神”有天神、地神、风神、雨神雷神、火神。还有来源于众多动物名目的神。所有这些“神”,都有自己的偶体和偶像。比如“熊神”是以一张熊皮为其偶体。有的削木为偶,有的以石为偶,有的把被崇拜的“神”绘制在纸上或布上。 这些偶像还不是真正的“神”,只能做为象征而存在,要通过这些偶像与真正的“神”打交道,需要能通“神”的萨满。可见萨满是古代社会中作为现实世界和超自然的世界之间的交往者。萨满非世袭,上一代萨满死后相隔数年后,产生出下一代萨满。新萨满被认为是上一代萨满的“神灵”选择的。因而婴儿出生时未脱胞者、神经错乱者、久病不愈者,被认为是当萨满的征兆。学习当萨满者,要学会祭神的祷词,熟悉萨满宗教活动的内容。最后考试时,跳得神智不清,才被认定这是萨满“神灵”已附体,这才取得进行宗教活动的资格。 萨满必须有“神帽”、“神衣”、“神鼓”等一套用具。“神帽”以铜条或铁条为帽架,帽顶前侧有一只铜制的,后侧是两根铜制鹿角,角叉的多少表明萨满的品级。“神衣”是紧身对襟长袍,一般用鹿皮制作,周身上下缀有铜镜、小镜、腰铃等。下身后侧是飘带。“神鼓”以板条做鼓边,用山羊皮、小牛皮或狍皮做鼓面。此外还有神刀、神杖等用具。萨满跳起”神来,有节奏地敲“神鼓”,大小铜镜和腰铃相击作响,飘带四飞,俨然如沙场上的勇士,用以显示“神灵”的威严。
萨满的宗教活动职能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声称“消除灾祸,保佑人的安全”,为祭家消除灾祸。第二,声称“为病人祭神驱鬼”,这是萨满经常性的宗教活动。根据患者的症状,如果认为是“外来的鬼”致病时,在大门外或村边上生起篝火,萨满在篝火边“跳神”,并做象征性的射击,表示“驱鬼”。如果认为是触犯某一种神致病时,便杀猪、杀牛或杀羊进行祭礼,由萨满主持献祭,“请求神的宽恕”。遇到病危的患者,认为其“灵魂”已经离开肉体,到了“阴间世界”,便在夜间祭祀,萨满的“神”到“阴间”把病人的“魂”带回来附还于肉体。据说不管你患了何种病,病情多么严重,萨满都可以用不同的办法给你治好。第三,声称能“祈求生产丰收”。不同地区的生产活动方式不同,祈求生产丰收的宗教活动的形式也不同。狩猎的人长期捕获不着野兽时便供祭萨满的“神”。祭祀时先用柳条做成鹿、猪等模型,萨满披挂上阵,做拉弓射箭的模样,于是鹿、猪模型纷纷射倒,这时猎人便可以上山,据说马上便能获得大批猎物。如果遇到旱灾、虫灾或水灾。萨满当然也有办法,他们又披挂起来,去祭祀“河神”、“虫神”,于是便风调雨顺,害虫绝迹,牲畜兴旺,五谷丰登。
萨满向每一种“神”祈祷,都有不同的祷词。祷词中有各种“神”出身历史、丰功伟绩以及这位神仙的性情爱好等,从而使每一种神都有了各自不同的“高大形象”。祭祀不同的“神”都有不同的祭祀方式。有的“神”在白天供祭,有的“神”必须在夜间供祭,有的“神”需在室内供祭,有的“神”必须在野外供祭,有的“神”喜欢猪、羊、牛等家畜,有的“神”则喜欢飞禽或鱼类。供品一定要适合“神”的不同口味,供错了不但不灵,还会引起“神”的愤怒,带来灾难。萨满的宗教活动不仅使萨满教的内容更加复杂化。而且使各种“神”的形象也定型化了。

孛术鲁姓八旗满洲氏族通谱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八十卷,清代弘昼、鄂尔泰福敏徐元梦等奉清高宗弘历之赦编纂,始于雍正十三年(1735),竣于乾隆九年(1744),书中辑录了除清代皇室爱新觉罗氏以外的满洲姓氏,记其归顺爱新觉罗氏的时间、原籍何地、官阶及勋绩情况,全书共录姓氏1114个,每姓氏中勋业最著者立传;事迹不显者亦简记之,称为“附载”。立传着2240人,附载者4938人,共7178人。无论是立传者还是附载者,其子孙有业绩者亦附记于后,加上这些子孙,全书记录清乾隆以前的八旗人物超过二万人。因此,该书不仅是一部了解满洲姓氏及八旗的书,也是一部了解清初任务的书,是研究明末清初东北民族分布、民族关系、满族族源,以及研究清史,查找清代任务的重要资料。是各图书馆及教学科研人员所必备的工具书。此书自修成以来,只乾隆时宫内武英殿刻印过一次。具有珍贵的史料价格,现在由辽海出版社(原辽宁古籍出版社)出版,定价3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