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源流史话源流>老街·老院·老情怀(二十六)阳信路、济阳路、城阳路、承德路

老街·老院·老情怀(二十六)阳信路、济阳路、城阳路、承德路

浏览次数:9  • 2017-07-14

早在上世纪初,上海路及紧邻的几条路曾经是学校集中的地区,先后开设了礼贤、德华学校、淑范女校、文德女中、东文书院、尚德小学等学校。解放后这片地区的学校就更多了,有过四中、八中,九中,十中,十一中,上海路小学,上海支小学,武定路小学,临清路小学,陵县路小学,还曾有甘肃路民办小学等十几所学校。还有多家医院、教会齐聚此地,因而这一带被赋予了独特深厚的文化底蕴。无论是贯通城区与港口的主路,还是蜿蜒起伏的小路,每一条老街,每一座老院都有着道不尽的历史、说不完的故事。


阳信路

阳信路南起上海路,北到德平路,一条与热河路几乎平行的窄窄的小路。德国战局青岛之初,基督教就进入了青岛,基督教以教派众多著称,进入青岛的有近二十个教派。位于大鲍岛与小鲍岛之间的鲍岛东山当时是一片空旷的山岭,同善教会的尉礼贤1901年在这里建了礼贤书院,信义会1900年在这里建了教会、医院,长老会在这里建了明德中学,一公里范围内,三个教会各占一方土地。修马路后,礼贤中学在上海路,长老会在阳信路(曾叫利根町),信义会在城阳路(曾叫富士町)。

清宣统三年(1911),美国基督教长老会聂克林夫人创办了明德中学,以后在校门口建了马路。日占青岛,拒不交还中国,反而提出了亡我中华的“二十一条”,1919年北京学生发动了“五四”爱国学生运动,当时青岛市区人口还很少,又在日本军事统治之下,但明德中学的学生们不顾安危,上街游行,要求日本交还青岛。学校被日本当局查封。中国收回青岛后学校复校,1923年又发生与美国学校学生械斗事件,再次被关闭。1926年其原址新办了胶东中学,著名音乐家,中国电影音乐创始人之一的王云阶等曾是这所学校学生。1928年停办。1929年又在原址建崇德中学。与市中、女中、文德、礼贤、圣功是青岛有名的“老六校”(三所男子中学、三所女子中学)。


崇德中学自“五四”运动始就有革命传统,1932年共产党员乔天华在学校任美术教师,做地下党工作,任中共青岛市委青年委员,青岛“左联”党团书记,主持党的“文委”。有一个时期,青岛左翼文化运动蓬勃开展,在全国也很突出。日本第二次占领青岛后,校长王文坦因从事地下抗日活动被敌人逮捕,关在李村监狱,被抗日武装劫狱救出。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敌伪当局没收了崇德中学,改名为青岛市立二中,派来日本顾问。1939年,崇德中学地下党员组织“民先”,还成立了地下党支部。抗战胜利后,恢复崇德中学,一代美术大师陈大羽当时来校为美术教师,音乐教师有音乐家邓余鸿。解放后,1952年崇德中学改为青岛十一中。该校毕业生任质斌,曾先后任青岛市委书记、山东省委书记、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现在,原胶东中学的旧校舍已拆除了,建了新的教学大楼。2008年青岛十一中并入青岛九中。


沿着小路一路北行,与十一中一墙之隔的阳信路4号,便是著名的王宣忱先生、王重生、王复生老师故居。王宣忱(1879年—1942年),名元德,以字行,山东昌乐人,中国近现代著名的宗教家、翻译家、实业家。他出身寒微,学识渊博,与人为善,一生勤勉,受孙中山“实业救国”思想影响,与德国商人在青岛创办山东第一个长途客运公司,后又创立华北商行,建设冷藏库,将胶济铁路沿线盛产的鸡蛋收购加工销往美国;创办华北酒精厂,利用胶东盛产的地瓜酿造白酒及工业、医药用酒精,行销全国,是著名的“栈桥白干”的创始人。晚年他还投身教育,成了尚德小学(上海路小学的前身)的校长。除了尚德小学,王宣忱还与美国长老会合办了一所女子教会中学——文德女子中学,也就是青岛八中。他还出资在济南筹建了两所教会学校——进德会小学和进德会中学。同时,在他的家乡昌乐县邓家庄也出资建了一所小学。阳信路4号的这栋别墅是王宣忱1928年亲自设计建造的仿照美国建筑建造的自己的家园,对面就是两层的八中老教室。

在教育子女上,王宣忱先生与夫人孟冰仙也十分有心得,他们的女儿王重生、王复生在上世纪40年代曾是享誉岛城乐坛的钢琴姊妹花。王重生和王复生,都曾到美国进修过音乐课程,回到青岛以后,分别在文德女中和圣功女中担任教师,分别教音乐课和英文课,她们指导和带领着江苏路基督教堂的唱诗班,为唱诗班伴奏。上世纪40年代的青岛在各种音乐会、在广播电台会经常听到乐坛姊妹花的琴声和歌声,她们是音乐爱好者崇拜的偶像。

王重生后来成为青岛著名的钢琴教师,桃李满天下,现在国内不少钢琴演奏家都是她的学生。在青岛解放前,她已经教过几个学生,像文德女中校长的女儿费筱之就跟王重生学过钢琴,费筱之因为反对“甄审”,被国民党反动派枪杀,导致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青岛解放后,阳信路王重生的家是许许多多岛城琴童的课堂,经过王重生授课而走上专业音乐道路的有四五十人之多,他们有的以后是中央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和山东艺术学院的教授,有的成为天津歌舞剧院、哈尔滨歌舞剧院的主要演员,还有的活跃在美国等地的乐坛上。王重生老师是一位令人敬仰的教育家,文革后她不顾年事已高,仍然孜孜不倦,免费培养了一大批英语爱好者,闻名岛城。王复生也曾任教北京辅仁大学及山东大学,后来定居美国。

王宣忱先生的几代后人都与音乐有着不解之缘,这是一个让岛城引以为豪的音乐世家。音乐世家的第三代有王绍麟、李厚义、李厚礼、李厚信。第四代有李传韵,是享誉世界的小提琴演奏家,是王氏音乐世家最值得骄傲的。关于王氏家族的历史渊源,孙基亮老师曾有多篇详文介绍,敬请读者参阅。(篇尾附链接)


许多的学生会从城阳路与阳信路这个路口路过上学,路上肯定背过课文、单词。早些年,每年的冬天班级跑操也是从这儿跑到德平路绕圈。

阳信路处在两个日本人居住区之间,路两侧大部分曾为日本居民住宅、还有阪青号、熊谷洋行、高桥商会等日本企业。现如今路的西侧依然有许多上世纪三十年代建造的楼房,一些院落楼房已被列入政府征收范围之内了。




济阳路


济阳路南起上海路,一路向北在城阳路路口划了一道弧线,与德平路汇合,另有一条小径直通德平路,整个路段形似一把勺子。

1898年北美长老会派遣传教士来青传教。1908年于济阳路4号建小礼拜堂一处(约容纳200人),成立青岛北美长老会,并设北美 长老会驻青差会。这是北美长老会在青岛最初的活动。之后,在胶东、青岛展开教务、建教会、办学校、开诊所。1927年北美长老会与中华基督教会山东大会合作,在山东地区内与中华基督教会合作的外国教会(有北美长老会、英国浸礼会、朝鲜长老会)并划分其传教范围。以后北美长老会驻青差会本身传教活动不多,主要是通过中华基督教会胶东区会开展教务工作。

1941太平洋战起,美籍传教士被日军关进潍县集中营,教会工作遂停止。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美籍传教士重返青岛,教会重新工作。1949年5月该会传教士先后回国,只留美籍范爱莲任中华基督教会山东大会顾问和胶东区会妇女工作,1951年8月被逐出境。自1958年起至1964年由于允中任联合礼拜牧师,1965年合到观象二路联合点,1966年停止礼拜,1995年5月26日恢复礼拜及一切工作。


听院里老居民说,相邻的几个院落老楼当年都是教会的财产。

通往德平路的小路。

青岛的老别墅都藏着神秘的故事,济阳路17号也是如此,这栋历经百年的石头楼饱经沧桑,仍然风姿绰约,为人们遮风挡雨,容纳着多户居民油盐酱醋、锅碗瓢盆的生活。恐怕这里的居民很少有人研究过老楼的过往,殊不知,它的一位主人曾是青岛历史上的实业家——丛良弼。


在青岛,有三位蓬莱人影响青岛甚巨。1924年3月出任胶澳商埠督办的高恩洪,1928年创办青岛振业火柴股份有限公司的丛良弼,1930年担任国立青岛大学校长的杨振声。政界、企业界、教育界的三位大腕,演绎了叱咤风云的青岛往事,为青岛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丛氏家族在青岛扎根生长。丛良弼最初买下济阳路17号的“石头楼”,随后,买下了齐东路、龙山路口的四亩地,建造丛良弼公馆。1924年,56岁的丛良弼携妻带子搬到这里,但也只住了短短几年。1928年便搬到齐东路了。

八中到德平路的一路下坡,记得早年冬天一下雪,这儿就成了溜冰场,只要两只脚底下各绑一块竹子,就可以弯弯曲曲一路滑到底,尽管经常摔得鼻青脸肿,回家被家长打屁股,但是那个快活劲儿是谁也阻挡不住的。最常见的是大人们吃力地拉着地排车往坡上走,许多孩子都会助人为乐,大家往往一拥而上,拼命地从后面帮着大人推,有些大点的孩子,还会拿起车上常备的带钩的绳子,从前面拉,这叫“拉沿”。在当年这些也是地势起伏的城市中常见的街景。


城阳路


城阳路一端通到上海路,在济阳路路口交叉,90度的拐弯之后一直通到阳信路。

礼贤中学校(青岛九中)的最初的校门便设立在这条路上。

城阳路5号,德国柏林传教会旧址,建于1899年,由该会的传教士路切维茨设计。

1899年4月,德国总督府将大鲍岛东山两块相邻的土地,无偿拨付给了两个德国教会——被称作“同善会”的魏玛传教会(Weimarer Mission),以及被称作“信义会”的柏林福音传教会(Berliner Mission)。经过抽签,魏玛传教会得到了西边的地块,而柏林传教会则获取了东面的地块。大鲍岛东山也有了新的名字:教会山。在传教士们口中,这里还被叫做锡安(Berg Zion),那是圣城耶路撒冷近郊的一座小山,它象征着家乡、天堂、天国、上帝和理想之城。


据1908年柏林出版的汉斯·魏克尔著《胶州,德国在东亚的保护地》介绍,这两所传教会在实质上有很大区别。与魏玛传教会重点通过学校、医院来教化所不同的是,柏林传教会的着眼点,更倾向于传统的布道方式,即成立教区和建造教堂。1899年9月2日,一座“简易,但十分结实,能容纳500人”的教堂在昆祚教士的主持下,在大鲍岛设立。根据德国方面的记载,这是胶州湾被设为德国保护地以来的首座新教教堂。


而青岛柏林传教会的主要任务是在德租界和临近的几个县建立一个基督教区。设在大鲍岛、台东镇和李村的几个小教堂均隶属这一教区。此外,传教会兼办有所德华学校,开设德语、算术、地理、古汉语、圣经史、教义学等课程。


关于传教士路切维茨的史料不多,没有办法考证其在青岛期间的大部分经历。但路氏显然对建筑有过良好的职业训练,并将其与柏林传教会的工作结合了起来。据1908年6月12日上海出版的《德文新报》载,1908年在距青岛45公里的即墨县城建成的基督教堂亦为路切维茨设计。

1903年前后,这座立面上有许多青砖拼砌的菱形图案的传教会住宅楼被美国路德传教会的一所医院移用。史料记载,这间信义会医院一度和美国管会监督办事处同处一楼办公,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停办。此后,这一建筑被改作日本同仁会东亚医科学院宿舍。1946年5月,这里再度由美国基督教信义会重新恢复为信义会医院。

1951年12月13日,信义会医院改名为青岛医院,后又改为青岛市中医院。现为青岛市立医院分院。

济阳路与城阳路交叉处的青岛九中南校区,早先是青岛八中,也曾是一所具有百年历史的老校。1890年,德国人在青岛开埠以后,基督教教会,开办学校作为立脚,青岛出现市立女中(二中),私立圣功女中(七中)私立文德女中(八中)礼贤(九中)崇德(十一中)。

1901年德国基督教同善会教士尉礼贤创办一所中学,以自己的汉文名字命名为礼贤书院。1905年在学校旁建女生部,以他新婚妻子(SalmeBlumhart)的汉文名字命名,叫美懿书院。在封建的旧中国,人们不愿让女子读书,首期仅5名学生,其中之一以后成为陈独秀的夫人。1910年,在武定路同善会医院旁建了新校舍,学生增加到了100多人,这时学校改名为青岛淑范女中。1914年日军攻打青岛,学校停办。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去了胶州,合并于坤英女中,1920年重回青岛,在城阳路,济阳路口建校舍,改名文德女子中学。


据老人回忆文德女中往南下坡是大鲍岛,往北下坡去小鲍岛,兀自矗立坡顶,像极了一座四面高墙的城堡,校园比马路高。门前一三角形街头,花岗岩街心小品花坛,城阳路济阳路在这儿搭界,平时难见人迹。文德的校门开在西面的“城墙”上,宽不足两米,进门一石壁迎面,侧面藏了一阶石头台阶,高大的铸铁花门对开,像英式庄园,很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寓意拒男士千里之外,小女子潜心读圣贤。

文德女中也曾有过非凡的历史。抗战胜利,民国35年,1945年11月2日,一则“甄审令”公布在《青岛公报》的头版位置上:“凡沦陷区敌占所设中等学校教职员、学生须一律甄审,未经甄审合格之学生与教师,一律不承认其学籍、教龄,不能继续求学和报考大学,不能继续任教。”甄审令一出,就意味着盼到的抗战胜利后百废待兴,仍然在失业、饥饿、贫困中苦熬的人们,不仅生活、出路毫无保障,头上还会扣上一顶“附逆”的帽子,坠入更深的苦难。1945年12月16日,青岛文德女中20岁的女教师费筱芝因张贴反甄审标语,在青岛街头被杀,费筱芝是体育健将,全市运动会的金牌,还是著名文德女篮的主力,她被枪杀在全国演化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反甄审运动。

为声援青岛反甄审运动,平、津、宁、沪等地纷纷来函来电表示声援,全国各地的慰问信件纷至沓来。重庆《新华日报》、山东《大众日报》、胶东《大众报》等,都陆续刊载了消息。中共中央华东局也发出了《关于青岛学生运动的指示》,应以费筱芝惨案凶手为主要打击目标,力争实现师生提出的“惩凶”、“保障人权”、“取消甄审”等要求。青岛反甄审运动,是解放战争时期青岛的第一次大规模学生运动,斗争矛头直指国民党当局。迫于学生、市民的游行、罢教的形势与国民党高层施加的要求安定民心的压力,李先良被迫舍车保帅,将凶手捉拿归案。1946年7月31日,青岛地方法院检察处经侦查终结,被告青岛保安队员王玉明被提起公诉,证据确凿。王玉明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然而,文德女中这座有百年光荣历史的学校,终被湮灭在了“改革”的大潮里,无语,先是1986年改回青岛女子职业学校,1998年被一墙之隔的崇德(十一中)吞并,2008年11中又被礼贤(九中)兼并。


承德路

承德路,连通着济阳路、阳信路和热河路的一条石阶小巷。

这一带地势较高,德占时沿着山坡修建了上海路(上海街)和热河路(德意志街),虽然也有象礼贤书院这样的建筑,但毕竟属于荒郊野外,总体上很荒凉。第一次日占时期,受到开发聊城路、第三公园片的影响,在这一带顺着山势新修了筑后町(济阳路)、利根町(阳信路)、富士町(城阳路),后来人们为了往来热河路(主干道、当时已改称大和町)方便,在山坡上踏出了一条西向东下坡的小路。到30年代沈鸿烈主政时,此路已初步具备了城市道路的规模。1934年“该路原无名称,故命以现名”,由于与之相通的主干道是热河路,就按此延续下来命名为"承德路"。

在青岛人的记忆中,只有这些老建筑、老街道才能代表青岛,这些年代久远的东西讲述了青岛的历史。这些老建筑、老街道里,有没有你的记忆?


原创文章,作者:路忆叠路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jiapu.com//yuanliu/yuanliu-20170714-32795.html

如果你也想能成为家族文史专家,有历史、文化、视频、相册资料需要分享,请 戳这里 告诉我们!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