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源流史话源流>梁氏“云露堂”来历再考证

梁氏“云露堂”来历再考证

浏览次数:120  • 2017-06-21
                                                                                                   



梁寨的先辈传说,元代先祖曾是元朝大员,后因祸事便出家了逃过杀身之祸,这就是向佛可以保身。山东郯城的梁家也说是满门抄斩,一夜跑掉三十六户。扬州梁家也传说,祖先受到满门抄斩。扬州明末出了一个进士梁于涘。扬州地方志书记载,梁于涘的坟仿佛在甘泉山。这是一个大致概念。从甘泉山一路向东有一条小河,流入邵伯湖。在距离甘泉山向东二公里左右的地方,河南有北观音寺,河北古时叫焦上庄,今叫联合村顺利组,有一个绝佳的风水宝地,当地叫牯牛地。这个地方埋葬着我们梁氏一位先祖,但名讳失传。这个墓很大,上有很大的封土堆,四周有圹,墓门南边有有祭台,祭台旁边有一米多高神道碑,碑底是乌龟座。据纪宝松老师讲,这个碑是清朝立的,上有密密码码的文字,在文革中连同封土堆全部平了,碑石埋于土中,墓下未动。上世纪八十年代,当地老百姓起房取土,把这块碑石重又取出来了,交给了邗江县文管所了。今年春节后,我找到邗江文管所的朱所长,让他给我找一下,他给我查看了库房碑石纪录,发现没有这块石碑。目前这块石碑神秘失踪。梁于涘有过朝廷平反的诏书和乾隆的评价,完全可以做成龟驮碑以纪念。梁于涘的后人为了给祖先恢复名誉,不可能没有作为。所以我有理由推测,这个古坟就是梁于涘的墓是有可能的。本人作为在扬州北乡的一支梁氏的后裔,在小时候经常提到这个老坟,说每年来上坟很隆重,从扬州下乡来上坟,都是坐着轿子,很是威风。作为雲露堂这一支梁氏的主体全部在河东,我们怎么住河西的呢?我认为,我们这一支梁氏是为了看管祖坟而迁到这儿的。其实也不需要我们梁家人看坟,梁家专门把坟地交给吴金稳家世世代代看坟。梁于涘除了孙子是一个文人外,后裔就没出过什么文人和官员了,但受到官府照顾做生意发财了。大概如此。何况到了乾隆年很多原来的明末抗清死难者都恢复了名誉,这对家族来说是件大事啊。不做官,当然是对清廷心有余悸,或者是敌意。
《扬州竹枝词》以谐谑为妙。郑板桥甚为激赏,以独有的“六分半书”抄誊《扬州竹枝词》,馈赠友朋。竹枝词正是在诙谐风趣之中,化精深入平淡,达到深入浅出的境界。板桥送人书明梁饮光先生扬州竹枝词,笔法流丽雅驯,无年时矫揉倔强之气,盖饮光先生之诗冲和淡雅,有以调和其剑拔弩张之意也。饮光先生,名于涘,字谷庵,江都人,崇祯进士,与史阁部同辅福王,马士英忌其能,出除万安,令兵败,为清军所执,自径死,有《梁节闵遗集》。板桥敬其人而书其诗,故笔特为严整,克豪吾兄持示此卷展示赞叹,题此归之。庚午重九前一日常熟李猷书。钤印:龙老人、康由三。明末清初书人尚变,汲古自润,以树其体然能变而知变,自成一家,如郑克柔板桥者,实不多者见。《清史•郑燮传云》:少工楷书,晚杂篆隶间以画法。又《清代学者像传》谓其书有别致,以隶楷行三体相参,圆润古秀,楷书尤精,惟不多作。谓其少时植基于正楷,正楷精妙而后求变,中季肆力级古,日谋参化乃有所成,故《国朝耆献类微》云:其雅善书法,真行具带篆籀意,如雪柏风松,挺然而出风尘之表。今观克豪先生所藏板桥手书梁饮光扬州竹枝词卷子,知昔之史家评赞皆未溢美也,宜善宝之。庚午立轴冬后三日吴陵梦谷姚虚识。钤印:梦谷印信。
《楞严贯珠集》者,述诸古疏于经文字珠之间,以便初学开蒙,俾易究竟自住三摩地也。壬午夏,予辅千华老人,宣戒维扬之兴教。新安朱复之氏,得闻梵王有入,因就石塔请说楞严。恒善师兄为主持,杨内美盐台,梁饮光(于涘)诸君子为大护。既成法爱,起予笔舌,发宣真实圆通。予时汗颜谓曰:昔我雪浪恩翁。
以上两个材料说明梁于涘也信佛。我们梁家人老实厚道,都是一心向佛。真武我戚墅庙就是我们梁家的一个家庙。
清顺治年间,戒润律师创建九莲阁,一度改为律寺。康熙年间,纪荫(号湘雨)禅师任住持后,仍复临济法派。乾隆年间,大晓实彻禅师自金山移锡天宁寺。乾隆六次南巡时,三次到天宁寺拈香礼佛,先后赐实彻银牌荷包、紫衣,为天宁寺题写“龙城象教”匾额及“合相证三摩,光融西竺;众相超万有,界现南竺”楹联。咸丰十年,毁于兵燹。同治、光绪年间,定念等重修,并扩建楼阁殿堂及偏寮杂舍共计479楹,寺内共有8殿、25堂、24楼,常住僧400人,与镇江金山江天禅寺、扬州高旻寺、宁波天童寺齐名。
梁饮光专使请法语,答新安汪明府萃默书,汪年八十二矣!宗门宿学,壬申秋,在万峰山寮力参两日,夜有省,庚午,禾郡人士请和尚住长水真如寺,吴门人不从,至是朱大理大启、李太仆日华诸公力恳和尚解净慈制,住真如。到寺,礼断际禅师像,偈曰:
昔时曾受三通棒,此日重逢粗行人;
天下至今承大树,儿孙欲把旧冤伸。
宗灏(1614—?),字开先,号衍菴。冒姓姜,名承宗。江都人。宗灏为明代著名诗人宗臣 (1525—1560)从子,曾编有《子相文选》五卷;宗灏是诗人宗元鼎(1620—1698)的七叔。崇祯十六年(1643)进士,和梁于涘是同榜。后降清,顺治二年(1645)六月宗灏任常州知府。他与梁饮光(于涘)有深交。
在高邮和江都交界处,以前有一个大湖叫艾陵湖,艾陵湖南北都有梁家村庄,北为艾陵村,南为岭湖村。岭湖有依山傍水之意。但这儿没山。扬州北仅有大运河西侧有甘泉山和天山山脉,广陵王汉墓就在天山神居山出土。梁氏沿大运河从淮安到扬州一线都有分布,而且大都和船运有关,都说发了大财,买了很多田产。南京梁大卫这一支也讲在淮安买了很多的田,后来发生了一次大的火灾,船队被毁。真武和邵伯梁家也都说有很多的田产。
《圣教序》有曰:“恶因业坠。善以缘升。今坠之端。惟人所托。壁未桂生高岭。雲露方得泫其花。莲出渌波。飞尘不能污其叶。非莲性自洁。而桂质本贞。良田所附者高。则微物不能累。所凭者净。则浊类不能沾。”
梁成琛教授以为,“雲露”典出《圣教序》。我认为很有道理。这是家境败落后,四大心空,一心向佛的一种心态。“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庸愚识其端,明阴洞阳,贤哲罕穷其数。”梁氏的败落,我认为和太平天国有关。兵乱冲击,商业凋零,怎个的家庭就是一个空架子,就算解放后是戴地土的帽子的家庭,其实内里已经掏空,人心灰暗,家族成员都变得老实守本起来,自然也就缺乏自信,搞得都很自卑,没有了梁氏先祖张扬的个性。
雲露,雨露也,天降甘泉,是为灵雨。乾隆时对梁于涘的平反,对维扬梁氏来说,当然是天降雨露,滋润心田,由不得不感恩涕零。但内心深处依然去不掉当年的阴影,冷静下来,心灰意冷是正常的,不为清廷出力是自然的,为掩人耳目,只有四大皆空的样子,为了表达矛盾的心情,又不得罪当局,取名“雲露堂”,二者含义只有自知!对外讲,感恩朝廷阳光雨露;对内讲,沐浴雲露四大皆空。教育子孙:做自己的事,安守本分,不要去当官,免遭杀身之祸,前车之鉴,祖宗教训啊!老实耕种,延续生命;合法经商,不惹官府。康乾时候文字狱很怕人,梁家人自然也不全乱说乱动,只能说些一心向佛四大皆空的话语掩人耳目。
甘泉山七座山峰中最高的一座,拾阶登上峰顶,只见其余六座山峰都是郁郁葱葱,临峰远眺,北边的高邮湖梁氏自然可观了……
扬州北乡邗江区境内有座土山,称甘泉山,山有七峰如斗,最高峰称“老山”。南峰有口古井,水甘味美,久旱不竭,因名甘泉,称“天下第七泉”。既然地方志书记载,峰岭甘泉山则是梁于涘的葬地,也是这支族人的荣耀和精神财富。日霞夕照,居住在河东,祖宗在河西。这里的河,当是运河。 日霞是向东看,夕照是朝西看。
峰岭自然是广陵丘陵地带了,是扬州的北乡。后来梁氏做漕运生意发了大财,可能船队商号就是以“雲露堂”作为商号。
看来,“雲露”、“日霞、“峰岭”都在扬州都能找到根据。梁氏在明末形成一个旺族,定了“雲露堂”为堂号,堂联为“峰岭世泽,雲露家声”或者“日霞世泽,雲露家声”,家庙修了三座,一座在黄珏老街上,一位在邵伯,可能最大的一座在高邮岭湖梁壩,修了家谱放在此祠堂之中。梁壩的宗祠,在文革中拆掉的,但家谱确是之前就失落了。据当地老人讲,在全国解放前后,本庄有一个姓杨的杀了人,到祠堂把家谱偷走,到苏南武进认了梁氏本家,从此改姓梁隐居下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梁姓美少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jiapu.com//yuanliu/yuanliu-20170621-14786.html

如果你也想能成为家族文史专家,有历史、文化、视频、相册资料需要分享,请 戳这里 告诉我们!

参与评论